(五月天同人)记忆追逃者_安鬼瑶

《(五月天同人)记忆追逃者-五月天同人》作者:安鬼瑶

文案:反贪文,真兄弟情。无女主,涉及贪腐、商战,案件会根据真实事件改编。主角之一是公务人员。由于背景是当下所以会涉及到真实人名和事件,我尽力写得jīng彩。决不出现低级错误。纯属脑dòng,请勿认真。谢谢大家看文,如果有人看文的话请留个评论,这是偶无限的动力啊~

其实已经觉得这篇文不算同人了,原创的设定太多了。如果有人看拜托给我留个评论。

内容标签: qiángqiáng 娱乐圈 港台 商战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信宏、夏璟轩 ┃ 配角:五月天、沈莫、顾歇、穆琛 ┃ 其它:反贪刑侦娱乐圈?

第1章 私生饭

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人,可以为了正义不折手段。

201X年 11月份,初秋,天气转凉

黑色的保姆车行驶在深夜的长安街大道上,周围车水马龙的盛景在深夜仍不减半分,此时是国庆假期后第一天,回京的车流把本就拥堵的长安街,结结实实得堵到了下半夜。

已经快半个小时了,玛莎觉得车轮大概也就转动了不到5次,他们也就向前走了20米不到。

随行的行程助理一脸抱歉,“对不起”小姑娘已经是第二十次道歉了“我没想到这种情况,真的很抱歉,前几天jiāo通情况明明很好的。”

“不要紧”一旁的怪shòu微笑“大家都不熟悉嘛,不要紧,我想两点之前一定能到酒店的。”

玛莎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和已经快要出口的那句:“啊要不我们今晚集体睡马路吧。”

来自海峡对岸的一行人实在是没想到这个状况,一到七天长假时间,北上广深这种的超级大都市几乎在一天时间内就少九成人,外地车辆和务工人员能在半天之内散到世界各地,让你产生一种天大地大任我驰骋大马路的错觉。

然后,在七天假期结束之后狠狠把你打回原地。

“我感觉我把下辈子车都堵完了”玛莎还是忍不住吐槽了一句,一旁的冠佑用胳膊推推他,提示他不要再加深小姑娘的内疚了。

玛莎用小眼神表示“我就说说而已啊说都不让我说吗我心里难受啊手机都没电了我也不知道该做什么要不你手机给我。”

这么复杂的信息冠佑惊讶自己居然完整接收到了,二十年的默契啊二十年的默契,认输般的把自己的游戏掌机jiāo到尖沙嘴手里。

玛莎原地满血复活!继续他的xxxx游戏不知道第多少关。

冠佑看向另外两个一直没说话的人,石头照例在和家人发短信,脸上温柔得都能滴水,他没有打扰。倒是阿信,一直靠在座位上没有说话,虽然主唱大人累的时候经常一天都不说一句话,但今天的确安静消沉了很多。

冠佑和怪shòu对视了一下,都感觉到对方心里同时叹了口气。

他们或者说是阿信,这次貌似真的有点麻烦了。

9月份的演唱会行程结束后,他们五个人,或者更具体的是阿信一个人,被一个疯狂粉丝,用现在流行的叫法——私生饭缠住了。

是的,是缠住了,而且整整半年没有把人甩开。

对方一开始并没有做什么过激的举动,而是一直跟着阿信,就这么静静看着他们。

直到怪shòu发现,每次坐飞机回台北阿信旁边的座位都是同一个人,演唱会vip第一排最中间的位置是他,商业活动最前排的位置是他,甚至偶尔坐高铁这个人居然也能和他们同一个车厢。

甚至几天前他们在台北做电台活动,深夜坐车从忠孝路回公司时,等红绿灯时有一辆玛莎拉蒂和他们并排等着,怪shòu莫明觉得这俩车有点眼熟就多看了两眼,车主心电感应似的摇下车窗,放佛看到怪shòu似的,朝他微微一笑,笑容非常和煦。

怪shòu愣了一愣,跟着魔似的,也回应了一个微笑

其实出道这么多年了这种事不是没有过,但以前玩跟踪的也就些半大的小姑娘,要甩掉其实很容易,说说道理也能讲得通。

但这个男人……

所有人都吃不准他到底想gān什么,他一直很有礼貌的保持距离,但也很坚韧的跟了他们足足大半年。

当他们终于发现这个神通广大的“私生饭”时,工作人员也曾上前过问过。

男人只是淡淡的笑着,眼眸中的哀戚盈盈dàngdàng,几乎要泻出来了。

“对不起”他声音软软的道歉,雪白的脖颈微微低下,像一朵山崖边的百合花“我不会做什么的,给您添麻烦了。”

这个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到五月天的行程,并且还有本事一直在离不到100米的附近跟着。

同样的酒店,同样的头等舱,同样的活动。

工作人员能说什么,这是个有钱有势的金主私生饭啊。

而且……而且这么悲伤的美少年,真的很难向他说重话。

即便男人看起来温良无害,但也让整个团队的神经紧绷了,基于对方并没有实际性的伤害,且看起来也是个相当英俊体面的年轻男性,团队并没有选择报警。

但男人实在跟得太紧了,被一个来历不明的陌生人尾随了那么久,任谁都得有脾气。

所以助理小舟怎么都想不明白,这班到京城的航班,公司明明已经把整个头等舱都包下了,为什么这个男人还会出现在这里,手上端着卡布奇诺慢悠悠的喝着,时不时的还盯着阿信。

两人视线相对时,男人还露出了害羞的微笑。

小舟觉得自己头皮都炸开了,忍无可忍的叫来空姐,解释了一堆,但空姐居然露出了无可奈何的表情,只得叫来乘务长。

“沈先生”乘务长走到那个男人面前,神情尊敬的问道“如果可以,能否请您移步到商务舱。”乘务长听别人说过,沈先生是个很好说话的客人,于是鼓起勇气提出这个并不合理的要求,希望这个向来好口碑的男人能理解“为了补偿我们可以……”

男人抬起头来,面色苍白地看着乘务长,他的笑容温煦平常,但乘务长不知怎么的,竟觉得如芒在背。

男人转身从自己的背后中,抽出一张黑色的卡,什么也没说就这么递给了乘务长。乘务长吓得倒吸一口凉气,这种黑卡全国不超过100张,就算这个人乘客真的在跟踪人,那也不是她能插手,更何况人家什么都没做。

乘务长只得转向身体跟小舟道歉。

小舟恍然反应过来,他们是被一个极其有权有势的人私生了。

乘务长和空姐灰溜溜的走了,整个机舱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宁静。怪shòu甚至看到石头在扭动自己手部的关节,这是他在年少叛逆时期要动手打架前的习惯性动作,说明他整个人都在爆发边缘了。

自己必须得做点什么,毕竟他是团长。

就当他正要开口的时候,一旁的阿信先说话了。

他这一路都在观察这个奇怪的男人,越看越觉得他的眉眼很熟悉。看着隔壁座位的男人脸部的轮廓,没由来的问一句:“我们是不是以前在哪里见过。”

怪shòu看到对方一直岳峙渊渟的身形微微颤抖了一下。对方看向阿信,眼神温柔如水,语气却有些冰冷:“没有,我不记得了。”

下了飞机,保姆车驶出了停车场,怪shòu警觉地观察四周,没有,那个男人的车这次没有跟上来。

但是阿信把头抵在窗玻璃上,不知道在想写什么。

“你那个时候……”怪shòu帮阿信掉在地上的书捡起,塞回到他手里“为什么要问那个问题?”

阿信摇摇头:”我不知道,但我总觉那个人的样子很眼熟,我在想我是不是曾经见过他。“

阿信是个很容易陷入莫名情绪里出不来的人,怪shòu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作词人都如此,还是只有这个自己认识了二十几年的家伙是这样,但每当阿信进入这种类似于冥想的无人状态,所有的人都会不主动跟他说话,尽量不打扰他。给他一段时间,他会自己从这种情绪里走出来的。

章节列表

上一篇:(剑三同人)全息剑三之曲一_叁叁鱼 下一篇:(一人之下同人)【碧玉】五觉散_一个安静的邪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