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同人)【巍澜】育崽大作战_墨行雪褚间

《(镇魂同人)【巍澜】育崽大作战》作者:墨行雪褚间

文案:ABO设定+生子

雷者勿入,谢谢合作

开车?看心情。

主CP:沈巍Alpha/赵云澜Omega

副CP:楚恕之Alpha/郭长城Omega

日常小甜饼+怀崽生崽育崽jī飞狗跳

原著网剧混合

副CP已经确立关系并上三垒,主CP互相暗恋

文笔差、叙事乱七八糟,用爱发电,随缘更新

第一章

赵云澜把他半个翘屁股卡在桌沿上,bào躁地瞪着对面那扇墙,好像随时都有可能突然爆发,将那面墙,和屁股底下硬的要死的桌子砸烂。

但他只是青筋bào凸地将嘴里的硬糖咬得嘎嘣直响。

楚恕之觉得赵云澜是在把糖当成自己的脑袋在嚼。

他默默将屁股底下的凳子向后蹭了蹭,用难得心虚和窘迫的语气,虚弱地抗议。“赵处……你这是非法囚禁……不管你怎么bī我,我都不会说的,你就放了我吧……”

赵云澜失去耐心,烦闷地“啧”了一声,在楚恕之听来,那声音里包含了许多意义,但百分之八十都偏向“想一拳头锤死你”里。“我他妈就问你郭长城到底哪儿去了!”赵云澜用力拿脚后跟去砸可怜的桌子,咚咚作响,像发毛的野马在huáng土地上脱缰。“这么简单的问题,你还真能憋死了都不说?五个月了,你从感冒到发烧、从肠炎到痔疮,就他妈差个癌症你没敢说,楚恕之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不放出个正经屁来,明天就和郭长城一起滚!再也别来了!”

“……赵处,真有事……就是吧,他不让我跟你说。”他也没说究竟是郭长城“有事”还是他自己“有事”,但在赵云澜听来,这个“有事”是真有事还是假有事都没准。“等这两个月过去了,我和长城一起到你面前赔罪,这总可以了吧?”这低眉顺眼的样子,就差没递个保证书上去。

赵云澜气得发抖,从牙缝里恶狠狠地挤出两个字。“不!行!”他转过头用快要喷出火来的眼睛瞪着楚恕之。“我最后声明一遍,郭长城是死是活你给我趁早jiāo代清楚。”他拧着五官扭出一个不胜其烦的表情。“不是我说老楚你平时对小郭呼来喝去横眉竖眼,也没见你什么时候这么听他话了。他不让你说你就不说,他让你吃屎你去不去?啊?二十四孝好老公?”

楚恕之gān脆无辜地闭紧了嘴,继续沉默中斗争。

祝红站在审讯室外,透过单向玻璃看着赵云澜像个爆炸的雷管一样上蹿下跳,面红耳赤的样子仿佛下一秒就将变身成愤怒的公牛。“别看赵处总嫌弃小郭,可小郭真出事了,他比谁都急——但是到底出什么事了?严重到一句实话都不肯说?”

汪徵想了想,慢吞吞地说:“小郭是不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你们还记得几个月之前,他突然吃什么都吐,脸色白的像纸,一番折腾之后还晕过去好几次,把老楚吓得六神无主。”

几个人面面相觑,都在对方了然的眼神里渐渐找回记忆。

仔细回忆了下,那几个月以来郭长城的确像水土不服似的,往嘴里塞了什么东西,他几秒后就给你原样吐回马桶,特调处那些天听郭长城的呕吐声听得嗓子眼里直冒酸水。而楚恕之的表现更奇怪,虽然满脸心疼、忙前忙后寸步不离地照顾看护,倒也没有那种世界要末日的危机感。

后来赵云澜实在看不过去,不忍心郭长城一副要死不活扶风弱柳瘦成麻杆了还要硬撑着出外勤,大手一挥批了一个多月的假期,要楚恕之好好照顾他,等元气恢复了再来上班。

再见到这两口子的时候,郭长城的起色好了许多,还胖了一点,尖下巴鼓起圆弧的软糯。楚恕之对待他的态度那是转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儿,倒也不是说楚恕之以前不在乎郭长城,他这人越喜欢一个人就越忍不住扳着脸去欺负,直到郭长城眼泪汪汪地撒娇埋怨,他反而飘飘欲仙地上天了。可那些天他护着郭长城就像对待雪娃娃一样温柔又小心,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连句重话都舍不得说。

大庆吐槽楚恕之像个跟在老佛爷屁股后面伺候的太监。还用肥爪子捂着眼睛调侃:“要瞎要瞎,粉红色的气息快把老猫的一身黑毛染变色了。”

郭长城听见之后也不反驳,就是拧着衣角扭扭捏捏地红着脖子耳朵跑了,然后楚恕之每次都一脸紧张地追着他唠叨“注意、注意”。

究竟注意个啥,大庆也不知道。

林静双手合十地念叨阿弥陀佛。“注意再胖下去就胖成猪了吗?”

赵云澜四仰八叉地躺在沙发里,咂着嘴里的棒棒糖不住点头。

郭长城的肚子已经肥了不只一圈,楚恕之为了照顾媳妇可真没少下功夫。

再后来又是突然有一天,楚恕之过来替郭长城请假,不紧不慢地说:“他感冒了。”

赵云澜正对着一堆文件焦头烂额,没顾得上多问,头也不抬地挥挥手把人打发走了。

三个礼拜以后,赵云澜咄咄bī人地询问楚恕之。“你家小媳妇儿郭长城感的哪个国家的冒,伤的哪个人间地狱的流感?都他妈的这么长时间了还见不到人影。”

楚恕之面不改色地答道:“感冒加重了,发烧,吃了药好了点,过几天就来。”

这个过几天转眼又是一个月。

赵云澜追着小鬼满大街跑得腿都要断了时,终于想起来后补队伍里还有一个体弱多病、请假请到他都有点想不起来长什么样的郭长城。

楚恕之在赵云澜虎视眈眈的视线下头也不抬地棒读,不像是陈述事实,反倒像是背稿子。“他老拉肚子,上吐下泻,腿都软了,实在下不了chuáng。赵处您放心,我照顾他呢,没事的,明天就来、明天就来。”

这个“明天”就是永远的明天了。

赵云澜等待这个“明天”从毛衣等到衬衣,从衬衣等到半袖,以沈巍无意间提起郭长城结束,终于让赵云澜意识到自己被当大马猴耍了。

楚恕之出完外勤回特调处时,一眼看见躺在桌子上的赵云澜,鼻子眼睛全是“找你算账”四个大字,吓得他当机立断撒丫子就跑,却被闲得发毛的林静堵在门框里。

“老楚啊,你家小郭病好了没有?”赵云澜故意拖长了声调,打定主意是要将楚恕之“凌迟处死”。

赵云澜每说一个字,楚恕之身上的冷汗就多一层。“他……还没好,还要一个多月呢……就快了、就快了……”

赵云澜神色狰狞地挑了挑眉毛,整个人像是绷紧的弹簧。

汪徵没有其他人那么多弯弯绕绕的心思,是诚心诚意地关心郭长城,便担心地指责楚恕之不够朋友。“小郭来这么长时间,头一次生这么大的一场病,你却一个字都不肯透露给我们,就算你不想让我们见他,至少告诉我们他到底怎么了。”

楚恕之感觉自己被一双双手推到了风口làng尖上,但他为了某些目的咬牙坚持着,绝望而固执地继续扯谎。“不是……他这个病有点难以启齿,他怕你们笑话……”

赵云澜率先爆发,忍无可忍地大喝一声,用当初踹死幽畜的腿劲一脚把楚恕之蹬进审讯室。

沈巍哭笑不得地看着赵云澜困在方寸显示屏中歇斯底里地发疯,那架势是恨不得拿刀劈开楚恕之的脑袋瓜子,好让他能钻进去亲眼看看这狗东西究竟盘算着什么诡计。

沈巍又将视线转移到楚恕之的脸上,仔仔细细观察他的表情。这个面容yīn冷的尸王在应付难缠的上司时,已经将全部jīng力都释放了出来,以防自己一个愣神露出破绽,但他到底还是牵挂着放在心尖上的爱人,眉宇间总会无意识泄露出一丝微弱的思念,还有情不自禁的喜悦和得意。

令沈巍奇怪的是,这份多余的喜悦不像是楚恕之目前为止应该有的情绪,但他反而觉得这股子按捺不住的雀跃才是楚恕之最真实的情感,就好像一个中了百万大奖的幸运儿,腰缠万贯的同时也在苦恼该怎么将钱财迅速花光。

章节列表

上一篇:(一人之下同人)【碧玉】五觉散_一个安静的邪路 下一篇:(展雄飞同人)匪报也_非关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