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同人)【幸不二】殊途_霍尔自旋(3)

一路步行,待到登上北峰,已经是下午四点,天空开始下起绵绵细雨,天色yīn沉的不像话。

坐在凉亭避雨的不二有些担忧,“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停啊,附近都没有住宿的地方。”

“小雨应该很快能停。”手冢划动手机,“西峰那边有住宿,我们走那条道吧。”指着岔路口的标牌,手冢开始仔细规划。

果不其然,没一会儿雨就停了。这下习惯悠闲晃着,四处拍照的不二也收敛了,和手冢一起加快步伐,跟着路牌向西峰走去。

华山共有五座峰——北峰云台峰,南峰落雁峰,西峰莲花峰,东峰朝阳封,中峰玉女峰。其中海拔最高的,是南峰落雁封,高2160.5米,不仅是华山最高峰,也是五岳的最高点,被尊为华山元首。

向西峰前进的路途中,天色愈发yīn沉,伴随着呜呜低吼的风鸣,yīn森森的有些渗人。临近晚上七点,附近很少见到什么人。毕竟独自出门旅行的机会不多,此刻就连手冢也有些发怵,刚广播说今晚有bào雨,请各位旅客尽快回到住宿点。

还好没过一会儿他们就遇到了在山里负责卫生的大爷,看样子也是要去西峰。于是两人快步跟上大爷的步伐,听他絮絮叨叨的说bào雨夜晚的危险。

终于到住宿点的时候,不二忽然想起什么,问准备离开的大爷,“这里离西峰有多远?”

大爷笑了笑,“不远不远,十分钟就到了。”

不二惊喜的点点头,毕竟bào雨前夕的西峰,应该跟第二天大早看到的,是不一样的风景吧。

握着相机的手微微颤抖,走了八九个小时的路,现在已经累的不行了。可他还是想去,第一次,如此qiáng烈的渴望做到什么。

“手冢。”贸然打断正与旅馆老板商量价格的手冢,不二湛蓝的眼眸在深沉的夜色下发亮,“我们先去登西峰,回来再住。”

“不行!”想都没想,手冢直接驳回,“太危险了,刚才大爷和广播不都说了……”

“那好。”不二没有试图说服手冢,从国中开始他就清楚,手冢决定的事没有人能撼动,手臂的事是这样,比赛是这样,现在也会是这样,“你在这里等我,很快回来。”

没留给手冢任何阻拦的机会,不二头也不回的继续登山。无尽的石级遥遥向上延伸,总也看不到头,大爷口中十分钟的路程显得格外漫长。

bào风雨前没有文学作品里常说的宁静,只有狂风不断哀嚎肆nüè,像要把树枝都折断。间或有一家三口从山上下来,不二便凑过去问还要多久。

十分钟。

从出发开始问的大爷,到路中一对儿情侣,再到一家三口,仿佛无论他走多久,登顶之路总还留下十分钟。不二忽然想起先前,在和手冢一起攀登北峰时,累的不行的时候就问拾级而下的路人,还有多久到峰顶,他们都会笑着说不远,最多半个小时。然而这无数个半个小时,最终让他们走了两个多小时。

后来,与他们从不同方向上来的人问他们,还有多久到北峰,手冢也是那样,推了推眼镜,很认真的说,还有半个小时。

不二就笑他,你也说半个小时啊……

手冢揉揉他的脑袋,回答道,我确实觉得应该花半个小时。

大致就是这样奇妙的感觉。

在路过因飓风折断的树枝时,不二抬头遥望依旧看不到尽头的阶梯,不断安慰自己,yīn风使得空气能见度很低,说不定峰顶就在视野朦胧的不远处静候。

太过昏暗的视线,不二埋头向上,无视心底腾升起的恐慌,qiáng做镇定。他想这样顽固真不像自己,想这不明不白忍受着的担忧害怕,想那里会有什么样的未来吸引着他……

路边挺起一座雕像,再向前方,几个青年稀稀拉拉坐着,不远的地方,刻着‘华山西峰,莲花峰,海拔2086.6米’。

不二听得到胸腔愈发激烈的跳动声,呼吸变得急促,那一刻,他感动的几乎落泪。昏暗的天空下,不二看不清西峰周围其他较低的山峦,只怔怔拍下莲花峰的石碑,狂风席卷险些将不二chuī倒,手里的相机也拿不稳。

忽然的……不想离开。

独自站在峰顶,仿佛近在手边的天际传来轰隆隆的低鸣。之前种种担忧,惊惧和害怕一瞬消失无踪——

呐,原来这就叫做,登顶……

“不二?”

正享受着山风呼啸,昏huáng沉闷的气氛里,一声熟悉的轻唤忽然涤dàng着暖意,席卷全身。不二惊喜的回头,“幸村?”

“你怎么一个人?”幸村环顾四周,没有找到手冢的身影。

不二冲幸村眨眨眼,“你不也一个人?”

“说的也是。”幸村了然,与不二并肩站在峰顶,“说实话,刚才上来的时候,我好像觉得自己回到国三手术前……”那种孤独,无能为力,却又不舍得放弃。

“呵……”意外幸村会如此直接袒露内心的软弱,不二笑着望进幸村眼底,“那时候,我想我也体会到了你当时的感受。”

肆nüè的狂风吞没了不二的尾音,幸村自然的拉起不二的手,悠闲的向山下旅馆晃去。

第四章

(四)

山风chuī得猛烈,偶尔有沙石扬起眯了眼。两人牵着手在风中举步维艰,唯恐不小心走散,据说……白石和手冢下榻的旅馆是同一个,一如出发前默契十足。

和他们一样默契的,是终于走到某座旅馆门前,大眼瞪小眼的幸村和不二。

“怎么感觉和之前看到的……不太一样?”

幸村站在门口,抬头看旅馆的名字——好像没有听过?身旁不二也是一脸茫然的样子。

“看起来,我们好像走错了?”

正巧,幸村的手机铃声急促的响起来,刚按下接听键,对面劈头盖脸砸来白石焦急的质问——

“jīng市你在哪儿?”

“不是说半个小时一定能回来吗?”

“遇到危险了?风很大,外面太暗,看得清路吗?要不我还是去找你吧……”

在白石将话语付诸行动前,幸村果断制止了他的自说自话,“不用了。我和不二在一起,我们在……”

环视一周,果然山上除了山峰就是树,还有数不清的石阶和坡道。幸村遗憾的发现,唯一具有辨识度的只有这家名字奇怪的旅馆——

“我们在殊途旅馆。”

“——什么?”

“嗯……就这样吧。明天早上我们去找你,对了,顺便通知一下手冢。”

幸村侧身看不二,眼神询问这样的安排可否?见不二感激的点头,幸村笑了笑,按掉电话。

趁幸村打电话的间隙,不二上网搜了一下这家旅馆,结果显示华山上并没有这样名字的地方,于是不二拍下照片放在网上,想问问看有没有人曾经住过,还没来得及等到答案,幸村已经拉上他踏入殊途。

按幸村的话说,现在的天气状况实在容不得再做他想,bào雨将至,狂风肆nüè,能见度持续下降,以至于低下头已经看不清你的鞋子是不是还在脚上。为了两人安全考虑,幸村觉得不管是不是黑店,先进门再说,大不了在他们大厅坐一晚上,也比不留心掉下山崖qiáng的多。

不二深觉此话有理。

甫一迈入前厅,不二和幸村立刻被金碧辉煌的装潢晃瞎了眼。高大rǔ白的立柱,垂在半空金光闪闪的水晶吊灯,下方是一个小型喷泉,正中央摆放着男人拉小提琴的半身胸像,环绕整个前厅的则是哥特式建筑花窗,每扇上都描绘着什么故事。与外表略显穷酸的掉皮老房相去甚远。

不二吞了口唾沫,不确定的问,“刚才从外面看上去,房顶有这么高吗?”

幸村也吞了口唾沫,犹豫的回答,“应该……没有吧。”

况且,从门外踏进前厅,几乎没下台阶,也不存在隐藏在地下的部分。所以说——

“这其实不是黑店,是鬼屋吧?”

章节列表

上一篇:(网王同人)【幸不二】等天之岁_霍尔自旋 下一篇:(网王同人)【幸不二】天路回程_霍尔自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