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同人)【幸不二】殊途_霍尔自旋(8)

闻言,迹部和忍足震惊的瞪大眼睛互相对望,不发一言,似乎这消息太过重大一时让他们无法消化。不二有些紧张的咽了口唾沫,不能再继续待下去了——

“我们可以离开了吧?”

身旁幸村也有些着急,“你知道,在这里多待五分钟,我们所生存的世界就可能流逝一天……”

“本大爷知道。”迹部默了默,起身离开了一会儿,再回来时,已经收敛了情绪,语气平静,“你们可以走了。”

闻言,不二和幸村抓起背包,迫不及待的离开了殊途旅馆。甫一出门,原本毫无讯号的手机发疯一样的震动起来,不二打开手机一看,全是手冢发来的短信和电话。幸村那边也一样,白石几乎每隔五分钟就会打过来一个电话。

不二回给手冢一条报平安的信息,点开时间设置将快了两年的手机调正常,做完这一切,不二长长舒了口气。

“真亏你想的出来这种办法。”同样松了口气的幸村揽着不二,两人勾肩搭背从原路返回。

——如果之前没有贪图少走几步抄近路的话,也许就不会有这样的奇葩遭遇了。

“还是幸村你配合的好。”不二笑起来,哥儿们似的拍拍幸村的肩,“huáng金搭档?”

“当然。”

他们最终也没能给出迹部和忍足想要的答案,不是故意,只是……这其中的故事也许比他们以为的更加复杂。有人掩盖了故事的存在,把迹部和忍足囚禁似的关在那里——

为什么不回答?

怕是已经无法再回答。

不二并不肯定自己的猜测,也无从得知真相。拿到那三张从警察局秘密传递来的秘密信,不二曾向白无常确认收到信的时间,其中第二张表明实验资料已发送的信要比电脑上收到资料的时间晚了许多。这不正常……

也许有人拦截了信件,也许忍足是事后才知道信件的存在。如果推测正确,能够在忍足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进入书房,还不被怀疑的,就只有迹部弘毅和迹部景吾,可以肯定这么gān的绝对不是迹部景吾,那就只有——迹部弘毅。

不是迹部弘毅老糊涂居然会被忍足忽悠,这反倒是他们的计划,顺着警察厅将计就计,假装上当,事实上却与真正传给忍足资料的医院签订合同,背着他们展开人体实验。

忍足所搜集的证据,从一开始就不会落入警察手里。

不二甚至觉得那些药物也许真的起了作用,也许人体实验的对象,正是迹部景吾和忍足侑士。远离城镇,建立在山顶偏僻无人的小径边的那栋旅馆,说不定……是他们实验基地之一。

简陋的外部建筑,庞大的地下结构……简直就像科幻惊悚小说里一样。

可惜他们只能猜测,迹部和忍足显然被催眠过,已经遗忘了所有后续发生的事。药物里也许掺杂了致幻剂,使得他们jīng神恍惚,甚至相信了他和幸村胡编乱造的一切。

真是不可思议呢……

望着远处白石和手冢焦急等在旅馆门口的身影,不二忽然觉得感动——

为这真实的生活。

第十章

(十)

从华山返回学校,幸村和不二不约而同对消失的一天缄口不言。白石原本担忧的表情在幸村沉默的同时呈现复杂神色,一路与幸村勾肩搭背的不二后知后觉放开手,尴尬的笑了笑。

手冢什么也没说,他们照常上课,下课,吃饭,睡觉,偶尔一起自习,手冢一字一句读得认真,不二坐在他对面,插着耳机,边听音乐边写作业。

不二总会在手冢看完书前完成作业,然后扯一张作业纸开始涂涂画画,有时候是图书馆的光滑木桌,有时候是笔袋里的一支笔,偶尔也会出现手冢的肖像速写,映在懒洋洋的午后阳光里,宁静美好。

与不二预想的不同,手冢没有报名学生会,社联甚至班委的任何职务,似乎除去上课学习的时间,手冢所有空闲时候都全心全意的陪着他。

一开始不二并没有察觉,后来相处的时间越久,异样的违和感愈发无法忽略,不二觉得他也许应该和手冢好好谈谈。

打定主意,下午的课程一结束,不二一反常态拒绝了手冢一起自习的邀请,“我们没必要做什么事情都在一起。”不二认真指出,“你可以自习,但我想去湖边转转。”

不明白为什么一向顺着他的不二突然提议分开行动,手冢蹙眉,拉住准备离开的不二,“我也去。”说着动手收拾书包。

“真的没必要,手冢。如果你想要温习,为什么不按照自己的意愿做呢?”不二靠着教室的多媒体桌,因为刚刚下课,此刻空dàngdàng的教室只有两人低低的jiāo谈声。

“因为我想和你在一起。”

答案几乎脱口而出,手冢理所当然的这么说,澄澈而坚定的眼神透过镜片牢牢定在不二眸底。

有那么一瞬间不二为这个答案感动,他愣愣的站在那里,张了张口却又不知从何说起。从他答应手冢jiāo往开始,他就应该意识到他们之间不一样了,可他仍然只能当手冢是朋友,也许习惯了。

“谢谢。”不二垂下头,忽然有些不确定当初的决定是否正确,“给我点儿时间吧,手冢。”

手冢没再坚持,挎上背包径直离开,快走到门边时,有些犹疑的停住脚步,转了两次身才下定决心般说,“我在图书馆老地方,如果、如果你突然想来……”

话没说完,手冢推了下眼镜看了看还保持着之前姿势不变的不二,想他大概不必要继续说下去了。

事实上,不二也确实没有听到。一个月前和幸村在华山的经历化作一场场挥之不去的梦魇,像一颗肿瘤横在他和手冢,甚至是幸村和白石之间。

——如果当初没去华山就好了……

每当这种无力感席卷,不二会突然的想起另一个人,一个大概靠在白石身边的人。

不二最后也没有去湖边转,他独自回到宿舍,正准备掏钥匙开门的时候却发现宿舍门是开的——

来了新室友?

自从幸村搬离宿舍,楼管阿姨就说过会安排其他单间的人住过来,不过迟迟没有消息。

——会是谁呢?

想到空了一个多月的chuáng铺突然来了新人,忽然有点失落。

不二苦笑,大概不习惯吧。想着慢慢推开门,映入眼帘的却是依然空落落的chuáng板——

难不成刚到的吗?

可直到不二进屋,房间依旧如他离开时的样子一点儿没有改变,没有多出来的箱子,没有堆在地上的行李,也没有任何人的影子。

太奇怪了——

不二走近阳台,许久没有擦过的玻璃窗不似开始时明亮,他还是一眼看到那个熟悉的背影,像从没有离开时一样,蹲在他的仙人掌前,似乎在发呆,又似乎在欣赏。

“幸村?怎么在这里……”

被叫到名字的人大概太过投入,下意识抖了一下迅速转过身体,看到不二正微笑着站在身后,不自觉放松神经,“你回来了。”

“还以为你会和手冢约会呢……哈哈。”勾住不二的肩,就像许久不见的老朋友。

“那你呢?怎么不和白石……”

不二的话没来得及说完就被幸村迫不及待的声音打断,“我好像被鬼魂缠上了。”不二不明所以的眨眨眼,觉得对方在开玩笑,“所以呢,是什么鬼?饿死鬼还是想念舍友鬼?”

屈起手肘撞上幸村的腹部,那是一个无伤大雅的属于老朋友的玩笑。

幸村耸耸肩,松开禁锢着不二的手,一头栽倒在不二柔软的chuáng铺上,“说真的。”幸村忽然卸力般疲惫的声音响起,不自觉的拧着不二的心脏,“好像被愤怒鬼缠上了……”幸村断断续续的说,不二就靠在空落落的书桌上听。

“我和藏之介,似乎是从华山回来以后,哪里就出了问题。”

“有的时候甚至会争吵,这在以前从来没有过……”

章节列表

上一篇:(网王同人)【幸不二】等天之岁_霍尔自旋 下一篇:(网王同人)【幸不二】天路回程_霍尔自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