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们全是我前任_乃【完结+番外】(2)

  再之后,就是西帘穿过来了。

  西帘和前辈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人,前辈留下来的东西,以及女配本身的记忆,她过了很久才全部弄懂。

  当时恰逢雪藏,未免被别人发现自己不是原来的女配,西帘索性宅在公寓里,除必要的购物外,今天这个年会算是她这半年以来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出门。

  至于罗曼书,她根本不知道西帘那间公寓的住址,算来算去,也是小半年没见过了。

  罗曼书好不容易靠着电话把西帘从公寓里挖出来,让她来参加年会,就是希望她能搭上某位大腕,不说拍戏,好歹也要在镜头前露个脸,只要露脸,有曝光了,后面就什么都好说。结果西帘根本不在意,还反过来让她多注意接下来要带的新人,罗曼书有些气,又有些心疼。

  “新人新人,我连新人叫什么都还不知道呢,你就赶着把我往外推。”罗曼书递给西帘一杯果汁,“我看你啊,就是在家宅惯,懒得动了。”

  西帘没说话。

  她接了果汁,转身在沙发上坐下。

  身上的黑色裹胸小礼服是刚踏入娱乐圈那会儿,前前任,即江韵的那位总裁哥哥从国外带回来送她的生日礼物,现在穿着,居然也不过时。

  甚至还衬得她前凸后翘,身材极好,加上五官精致,化的妆又是最适合她的,整体就显露出一种很特别的味道,看得呆愣许久的江韵终于反应过来,颤抖着出声。

  “你,你,你是西帘?”江韵也忘了自己正在直播,“我哥不是说要雪藏你一年吗,你怎么现在就出来了?”

  西帘没有惊讶,只说:“原来是他要雪藏我的吗。”

  江韵说:“你以为呢?我哥早和你分手了,他怎么可能还会像以前那样……”

  话没说完,不远处传来一阵喧哗,角落里的三人立即抬头看了过去。

  就连平板上的弹幕也从“惊了,西帘和江BOSS居然谈过恋爱”,飞快过渡到“发生什么事了,怎么那么吵”。

  只见长桌的另一边,刚刚还有不少人在挑选食物,这会儿不知道怎么了,人人神色慌乱,连带宴会厅的其他地方也被感染,乱糟糟一片。

  混乱间,男士们再顾不得绅士,女士们也顾不及优雅,他们尽力远离桌边的三个人,惊慌失措地朝周围散开。有人拿手机报警,有人喊保镖保安,也有人发出尖叫,却全被另一种声音盖过。

  “砰!”

  前来参加年会的都不是小孩,自然听出这是货真价实的枪声,绝非拍戏时的仿真道具。

  枪声一响,尖叫声戛然而止。

  众人震惊地看着那开枪者,然后也不用另一个行凶者开口,齐齐抱头蹲下。

  西帘还没看清那三人之中被挟持的是谁,就被罗曼书按住脑袋,推着往桌子底下藏。

  江韵则倒抽一口冷气:“那是我哥,我哥被他们拿枪顶着……”

  说着扔下果盘就要过去,却被罗曼书死死抱住:“你不要命了,那是真枪,你过去就是挨枪子儿的。”

  罗曼书三十多岁,江韵还没成年,柔柔弱弱的小姑娘,力气再大也大不到哪里去。只能红着眼眶,带着哭腔道:“可那是我哥啊,我哥被他们……”

  “谁是江韵!”突如其来的喊声打断江韵的话,“江韵在哪,自己站出来,不然我就往你哥腿上开枪了!”

  江韵吓得一抖,双腿发软,差点跪倒。

  她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刚要站起来,就感到有谁握了握她的手,同时一句声音很轻的话传进她耳中。

  “别哭,我去把你哥救出来。”

  江韵睁大眼,猛地转头看向身边。

  西帘这时已经站了起来,在蹲着的人群中显得格外的鹤立鸡群。

  她拂去想把她拽下去的罗曼书的手,停顿几秒,学着江韵的哭腔道:“我在这里。”

  幸亏江韵今晚穿的是黑色礼服,又烫了最近流行的波浪卷,脑袋一低,大波浪一遮,能把脸遮去大半。西帘的头发没她的卷,但这会儿拨乱了,低着头走路,猛一看确实挺像江韵。

  至少她一路走来,看到她的人没一个喊出她名字的。

  等走到离那三人还有半张桌子的地方,她停住了,模仿出来的声音哽咽得都沙哑了:“我,我过来了,你们想怎么样,快放了我哥。”

  拿枪的中年人呸了一声:“放了你哥?你想得美!你哥害我破产,我准备拉他一块儿跳楼!”

  旁边拿枪顶着人质脑袋的少年跟着说:“我妈已经自杀了,都是你哥害的!”

  听到这里,打从被挟持到现在,半个字都没说的人质看着西帘,和她交换了个眼神,总算开口:“跳楼可以。但这里太矮,我建议去顶楼,从那里跳下去,绝对能当场死亡。”

  中年人听了,下意识一怔,西帘已经冲过来,伸手去夺他手里的枪。

  第2章 女配

  “你干什么?!”

  中年人似乎只想拉人质跳楼,并不想伤及无辜,见西帘过来夺枪,他使劲把枪举高,不让她碰。

  他个子比穿着高跟鞋的西帘还要再高一些,手举过头顶,西帘根本碰不到。而且西帘对高跟鞋还没掌握到家,平时下楼梯都得扶着扶手,生怕摔倒,这会儿情况紧急,她也顾不得那么多,猛地一跳,两手抓住中年人的手腕,落地时果然脚一崴,鞋跟断了。

章节列表

上一篇:葵花籽换来的木匠_樱桃煎【完结】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