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居然想暗杀我_羽卒下

=================

《男主居然想暗杀我》作者:羽卒下

文案:

【全文已存稿,近期边改边发】

#预收文:《谁敢肖想我宿敌》,感兴趣的小天使求点个收藏啦

男主视角(不是

穿回来的刘秦南看着满眼恐惧和恨意的男主,心疼不已,下定决心护其一辈子。

只是没想到,男主居然恨他恨到如此地步……

正文向:

殿门紧锁,锁仙阵起,无处可逃。

“刘秦南,你还是什么都不懂。”

武力值超高死脑筋正直受VSyīn狠隐忍死不悔改qiáng势攻

1v1 HE 偏剧情

Ps:前面有点慢热

内容标签: qiángqiáng 年下 仙侠修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刘秦南 ┃ 配角:周在易 ┃ 其它:

☆、这世界被记录了

经历了时光穿梭的一阵扭曲后刘秦南多少还是感觉有点头晕目眩,结果一回到自己原身就感觉到了宛如灵魂被撕裂的痛苦,猝不及防之下就算是他也忍不住痛闷出声。

一向比较警觉的他忍住疼痛先是抬头观察周围的环境。

可他看清楚自己所在的地方和自己怀中抱着的小男孩之后,就是坚定如他也不得有点目瞪口呆了。

地方是他的住所太清殿没错,可居然被不知道什么人大势装饰,一整个殿堂都是红色一片,暗红的丝绸在屋梁上来回缠绕,地面上散落着散发着诡异暗香的不知名花瓣,厅堂内几百个成两列排布的红蜡烛齐燃,烛光炫目,紧闭的大门口还贴着一个大喜字,不管怎么看都是一个婚契现场。

可问题还不在这里,关键是自己怀中的这个身穿不合年龄的红色婚衣的四五岁男孩,额露虚汗,眉头紧锁,面若金纸,全身还不停地发抖,一看就是在忍受着qiáng烈的痛苦。

刘秦南一下子就心疼死了,到底是谁对这么小的孩子下此狠手。

没有多想就立刻抬手按着小孩后背欲要输送灵气,可灵气一输送到小孩身体里就立刻与小孩身体本身微弱的灵气水rǔjiāo融起来,就如沙漠中gān渴了几个月的人突然喝到水一样。

刘秦南立刻意识到事情的不对,两个完全陌生的人的灵气怎么可能会亲近到这种状态,这又不是双修。

想到这刘秦南双眼一瞪,低头发现自己身上居然也穿着与小孩同样纹理式样的婚衣。

而这所有一切的迹象都在指向两个可能,自己走火入魔神志不清了,又或者有人夺舍了自己的身体还把人家小孩给娶了!?这还是个四五岁的小孩!

刘秦南一下子怒火就点燃了,脸色变得相当难看,对小孩出手简直是罪大恶极,要是抓到这个这个人一定要他死无全尸。

浑身气势一爆发,在几乎一瞬间内以刘秦南为中心的所有跟红色有关的东西都宛如被劲风肆nüè过了一样,纷纷被chuī地风化掉。殿外狂风突现,整个太清峰周围的树木动物所有有灵之物都被大乘期qiáng者的滔天怒气吓得瑟瑟发抖,动弹不得,未能回巢的鸟shòu直接被chuī飞到十里之外,羽落翼损。

峰主虽然平常脾气不好但也好久没发过这么大的一场脾气了,婚契的好日子难道有人敢来抢婚?!

刘秦南qiáng迫自己冷静下来,先把小孩放到chuáng上躺好盖被子,胡乱套上一条白衫再回到大殿上整理思绪。

不轻不重的脚步声在大殿上有节奏的哒哒响起,清冷的月光缓缓投she进来,类似大理石一般光滑的地面正泛着微微的清光,冬夜里刺骨的寒风在这宽广的殿内游dàng,不时发出呼啸声。

白衣青年清俊飘逸,黑发及腰,黑瞳深邃,气韵温和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可现在眉头紧锁,神色沉重,有种不威而怒的感觉。

大概是几天前,刘秦南在闭关中突然神魂动dàng,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拉到了一个其他人身上,他直觉是有什么仇家想对付他,可一睁眼看到的只是一间窄小的四方房间,极其诡异,环顾四周,发现其中最为诡异的东西就数自己面前那个发着微光的扁平长方块物体。

身上穿着奇怪的衣服,全身没有丝毫的灵力,就算如此刘秦南还是很快的镇定了下来,他什么风风雨雨波波lànglàng没见过,这还达不到动摇的地步。

等了好久没有什么其他动静,刘秦南也有点好奇,于是就靠近那个奇怪的长方块物体看看,发现上面尽是一些明明不认识却看得懂的文字。

这居然是一个名为《修仙界》的话本,刘秦南看到这名字就有点莫名亲近感,心念一动右手就抬起来在个黑色椭圆上,食指滑动。

里面写的世界跟刘秦南所在的世界分毫不差,不过是没有把全貌写出来而已,里面的主人公身世离奇,童年凄苦,先天就身患奇病,从小就被人丢到西荒之地以捡死人的食物或变卖死人的东西过活。

刘秦南也知道,西荒之地战乱繁多,有些人专门以此为业,抓了很多像主人公这样的小孩奴役他们在战场上拾物,当地人称为他们为“食尸鬼”。

而后这男孩就不断地成长,入仙门闯秘境平战乱奴群妖,在故事的期间他结遇到了各色的英雄豪杰美女佳人,但也历尽千辛万苦,把男孩狠狠地磨炼成了一个对敌不择手段对自极尽温柔的两极分化之人,到故事的结尾他成功打破天机,终成修仙界的唯一飞升之人。

而刘秦南在这个故事里面是一个不过几章话带过的人物,和主人公后期有些矛盾冲突,又因其所要之物是刘秦南不能给的,盛怒之下他对刘秦南出手,可由于修为差距险些被刘秦南杀死,坠入深海,对刘秦南怀恨在心,后机缘巧合之下得到替补之物,修为大涨,遂来复仇,后被劝退,不了了之。

看到这里刘秦南倒不奇怪,自己也却会这么做。

这个话本故事看起来挺真实的,不知不觉刘秦南就看了三天三夜,也不知道是怎么会在这奇怪的椭圆体上翻的页,而当刘秦南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在故事的结尾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红色批注。

上面写着,我很爱你啊,我要到书里见你,我一定要到书里见你,你是我的,你一定是我的,我要把你……

极为疯狂的话语,不仅疯狂而且粗鄙,简直令人看不下去,怎么会有如此疯狂之人!

刘秦南刚刚看完,突然神魂就又开始动dàng起来,撕裂灵魂般的痛苦又袭来,跟来到这里之前的情况一样……

之后刘秦南就看到了刚才那一幕了。

所有一切的线索连在一起,得出的结论就是,刚刚自己跟那具身体的主人jiāo换了灵魂,而那具身体的主人也就是那些红字的主人也就是那个变态穿到了自己身体里,而且迫不及待跑去西荒之地把还是小男孩的男主qiáng过来bī人结婚,并且在jiāo换婚契的最后关头突然jiāo换了灵魂变成自己跟男主jiāo换了婚契……

而且是那种共生共死永远解不开的那种最为极端的神魂间婚契……

刘秦南觉得自己几百年来都没有这么倒霉过,居然莫名成了qiáng迫人家男孩jiāo换婚契的变态之徒,虽然修仙界也不少这种好男童的例子,不乏那些有名有姓有地位之人,但是刘秦南遇到这种人就是见一个打一个,见一窝端一窝。

今日就算是被别人夺了舍去做此等变态之事那也是自己的身体做的,逃脱不了责任,其他人的目光看法无所谓,但被陈四任这家伙知道一定是要被笑个几百年了。

就是可怜了那个孩子啊……

刘秦南想到那个睡得一点都不安稳的孩子,心里又是一阵揪痛,只有孩子是绝对不能伤害的。

白衣青年停下脚步,衣摆微微飘动,月光得以在其jīng致白皙的脖颈间停留,他垂下眼,又想走回去看看那个孩子。

那孩子现在昏迷不醒应该是因为被那个人渣qiáng迫接受婚契而不由反抗受到了不少的反噬,安魂的法宝自己刚好就有一个,名为安魂玉。只不过孩子尚未走上道途,还不会使用安魂玉,而且安魂玉品阶太高,对孩子搞不好会有其他伤害……

章节列表

上一篇:渣们重生后哭声沙哑求我原谅[穿书]_明桂载酒 下一篇:储物手镯也跟来了_十尾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