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白月光与我男主何干_仓鼠浅

=================

书名:反派白月光与我男主何gān

作者:仓鼠浅

文案

穿成男主第一天,许辞生惨遭魔尊表白。

#boss太好看一时竟无法拒绝#

#把男主当白月光,这boss是魔怔了???#

·

结果却发现,魔怔的不只是boss,还有整个修真界。

不然好好一个男主,怎么就混到人人喊打的地步?

最初,许辞生只想挽回声誉,摆平烂桃花。谁知声名还未洗gān净,就被魔尊师弟抱回了家。

·

魔尊有个小目标,每天说一遍喜欢师兄qwq

·

许辞生凑近:你可以贴着我的耳朵再说一次。

项阡陌:?!!

邪魅魔尊,在线当机。

·

邪魅爱撒娇师弟攻x暖宝宝正道师兄受

ky退散

内容标签: qiángqiáng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辞生,项阡陌 ┃ 配角:燕舟,沉烟,…… ┃ 其它:

==================

☆、一眼惊鸿(修)

红蓝灯闪烁,几个朋友正急着将许归送往医院。

他发烧几天了,却没有与旁人说。街边的诊所根本没有对他的病起到任何作用,等到救护车到的时候,许归已经昏了过去。

许归模模糊糊地知道自己即将死去。

耳边有一个声音在说:“许辞生早已死了。”

他模糊地辨认出,那是他自己的声音,却一点也想不起来,“许辞生”是谁。

那声音还在说些什么,但许归已经听不清了。

他的意识全然迈入了黑暗。

他再度醒来,正是天光微晞,东方薄云散弥时。

略显空旷的大堂之中,一个人在慌乱地来回踱步。他偶尔驻足片刻,心烦意乱地皱起眉头。在他身后,一个侍童眼观鼻鼻观心,全当看不见主人的慌乱。

屋外传来的细微破裂声,让这人心中一惊。他伸手试图起势,但手还没提到身前,从天而降的剑锋就已刺入了他的胸膛。

剑光大作,映出来人的一袭青衫。

一旁给那人做陪侍的少年瞪大眼睛,后退半步。

从破开禁制,到将人杀死,来人只用了短短一息时间。这一息内,少年的手才刚摸到刀柄,没有来得及将刀抽出。

这一刹那没有人动,大堂内寂静得连掉根针的声音都能听见。

许归刚回过神,僵硬地举着剑,一时不知道该不该放下。

他的面前是一张惊骇的脸。视线向下游离去,只见剑尖直直捅入此人的心脏,一击致命。

而剑柄正握在许归手中,上面的雕花清晰可感。

他的惊骇不亚于这个已死的人。

许归终于看清了这人的古装,也看见了自己的一袭青衫。

昏迷以前他还躺在救护车上,再睁眼时就变成了杀人凶手。

他大约是烧昏头了……许归如此判断,可不管他如何在心中挣扎,面前的景象也没有如同以前的梦一样消失。

这逞凶之人并没有如同往常一样,一击成功便消失无踪。少年拾回了一些胆气,想,来都来了,空手而归岂不是太丢人?还亏了他这些时日忍rǔ负重,陪侍这个在许辞生剑下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的人。

于是他抽出刀,往还没反应过来的许归劈去。

“贼人纳命来!”

身体的本能救了他一命,刀光擦着许归的身体,劈上了大殿的柱子。外表的雕刻泛起轻微的白光,柱体却毫发无损。

许归蹭着地面停下步伐,下意识想向少年解释自己的清白。但身体的行动先于意识,还没来得及张口,手中的剑便微微一甩,把冲来的少年弹了回去。

剑招未完,转眼间又是几道剑光闪过,将少年的前路封死。

少年的脊背已经快要抵到墙壁,眼见退无可退,便将长刀一横,格挡在身前。

直到一抹暗色出现在他身前,挡住了来势汹汹的剑招。

来人长着一张娃娃脸,神色却庄重肃穆。他虽然没有皱眉,却不怒自威。

来势汹涌的剑光与刀光相逢,连空气都震了三震。

他归刀入鞘,朝着身后的少年喝道:“十三,谁给你的胆子擅作主张!”

少年没吱声,在燕舟身后撇了撇嘴。

来人又道:“回去领罚。”

少年软声应下。

解决完“家事”,这人才正眼看向许归。

许归真希望他们能多说几句,好让他偷偷摸摸地逃走。

这娃娃脸看着就不好惹。一言不合打起来,后果难以预料。恐怕不是他死,就是他亡。

“许辞生,念在你没有对小辈出手的份上,我不叫魏清池来。”娃娃脸将传讯符扔在一旁,手臂屈起,重新抚上了刀柄,“我们来打一场。”

许归捕捉到的,却是他话中的头几个字。

许辞生。

他终于想起来了。这个名字他之前也听到过,是看到的一本升级流小说中的男主。

这是一本无敌流慡文。许辞生出身名门正派,从小便被誉为修真奇才。宗门被魔修覆灭后,便一直以消除人间界中的魔修为己任,集结了几位修为凤毛麟角的配角,经过一系列的打脸与奋斗后,成功将所有在人间界兴风作làng的魔修赶回魔界。

在这些配角中,有一个样貌稚嫩,性格bào躁,许归还记得他的名字是……

“燕舟。”许归喃喃道。

“事已至此,你我再没有什么好说!”一句话已然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怒号裹扎在刀光之中,震dàng人的心神。

比之前qiáng烈许多的威胁,让许归的冷汗浸润了脊背。他不得不蹬地而起,向上寻求生路。

脚下白光大作,刀光与禁制相撞,柱体飞屑四溅。许归紧张不已,却自觉地踏着迸she的柱块,身形翻飞,好险未被刀光追上。

燕十三忽然大叫一声:“不好,他要走!”

同样看破了许归的意图,燕舟拧起眉头,怒道:“许辞生,你有本事与我一战!”

许归走得更急,刀光换了方向斜切上来,几乎就要贴到他的身上。

许归心一横,脚下用力,直直往上顶去。

顶破屋顶,也是出路一条。

刀光将房梁出几道凹痕,许归瞅准了薄弱的一处飞身过去。这一跃他心中没有底气,下意识半闭上眼睛。

微弱的阳光从外面she入,许归在空中睁大眼睛,惊讶地看着房顶离自己远去。

开始只是露开一条缝隙,最终整个房顶都被掀开。

在大堂外,一人施施然跃上墙头,在他的手中,跳动着萤火虫一般的光芒。

将堂内的场景收入眼中后,他停稳脚步,将手轻轻握住。光芒霎时消失,屋顶像是失去了支撑,忽的砸了下去。

坍塌的屋顶下,几道刀光闪过。尘埃落定后,燕舟与燕十三安稳地站在废墟中,怒视来人。

许归堪堪踩着崩裂的屋顶,落在未被殃及的墙头上,心跳的快要受不了。

大脑一片空白,只剩下一个念头:赶紧走……

许归纵身一跃,消失在剩余几人的视野中——本应如此的。

如果他没有作死去看那个同样站在墙头上的人的话。

一双桃花眼勾人心魂,微勾的眼眸邪魅无比。一道细长银链从他的脖颈绕过,穿入层层叠叠的紫衣中间,又绕着手臂垂下,仿若一条盘桓在身上的长蛇。

虽然是个男人,但是很好看。许归被这人的样貌晃了一下神,又见他薄唇微启,语气中还带着一点笑意:“师兄今晚要来,也不和我说一声。”

师兄?许归心中一动,倒吸一口冷气。又听燕舟道:“项阡陌,此事与你魔修毫无gān系,你不要插手!”

大boss项阡陌。许归欲哭无泪。男主,男主的好兄弟,就连反派都来了,怕不是可以直接开始最后决战。

自嘲归自嘲,发麻的脊背提醒着许归,他现在处在一个何等复杂难解的局势中。

章节列表

上一篇:储物手镯也跟来了_十尾兔 下一篇: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番外_盛夏的小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