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模范夫妻[穿书]+番外_笛野

《豪门模范夫妻[穿书]》作者:笛野

文案

虞亭穿到一本叫做《名门冷少之豪门模范夫妻》的小说里,成为三线女配,喜提儿子、老公。

和道貌岸然的丈夫是江城出了名的模范夫妻。

人前,夫妻俩把小手一拉,盗版狗粮漫天撒。

人后,模范夫妻翻车现场,立志于对方死磕到底。

模范夫妻的行动指南是:貌合神离,心口不一!

tips:

1.男主前期有小情人,没感情,后来踹了(洁误入!!)/男主怼天怼地/日常向。

2.养娃文,非典型穿书。

3.所涉及行业纯属作者YY,有BUG请温柔指出。

4.大众梗,空口鉴抄者直接上调色盘。

内容标签: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虞亭,江求川

作品简评

虞亭穿到一本豪门总裁文里,成为三线女配,与道貌岸然的总裁丈夫是模范夫妻,还顺带喜提一个萌萌的儿子。虞亭表示,作为一个豪门贵妇,她的生活日常是:与总裁丈夫明面恩爱、暗地死磕;与萌萌哒儿子亲亲抱抱举高高。模范夫妻的口号是:貌合神离、心口不一!本文言语诙谐有趣,行文风格生动幽默,人物关系过渡自然,通过女主角与男主角的互动,以及亲子间的互动,将一幅豪门生活的日常画卷在读者面前徐徐铺开,时常令人哈哈大笑。

第1章

虞亭穿好酒红色真丝浴袍,修长笔直的双腿bào露在雾气中,肌肤白皙嫩滑。

她打开浴室门前,眼尖的在一堆沐浴露里发现了一罐Lamer的身体rǔ。开盖全过程虞亭都保持着朝圣般的虔诚,食指轻轻勾一抹,绵绸细腻,她美滋滋的在腿和手臂上涂上一层又一层。

从这随意搁置贵妇护肤品的范儿可以看出,书里的“虞亭”确实是个货真价实的贵妇。

路过洗手池前的镜子,虞亭不禁驻足,她左右侧过脸打量着镜中的自己,不敢相信,这么美的脸,如今居然生在了她身上。

皮肤透白细腻零毛孔,五官jīng致,头发浓密。虞亭咬唇,镜子里的女人登时楚楚可怜;虞亭正色,镜子里的女人瞬间气场全开。

赚大了!

半个小时前,虞亭迷迷糊糊从黑暗中醒来,发现自己正在一辆行驶的车中,而且是一辆保时捷。

虞亭呼吸一窒,难道自己躲了这么多年,居然在今天因为看了本小说打了个盹,就被收高利贷的抓到了?

坐在驾驶座上的司机黑衣黑裤、还带着副黑墨镜,是收高利贷的无疑了。

虞亭咬唇,犹豫说:“你、你……”

司机从后视镜看了她一眼,语气十分恭敬:“夫人,还有十五分钟才到。”

虞亭惊:“夫人?”

一觉睡醒,这个世界她好像有些看不清了。不是收高利贷,难道其实在她五岁那年,父母就帮她定了门豪门娃娃亲?这么多年,她的未婚夫一直在找她,终于在昨晚、在一个破KTV前台找到了她?

司机也满脸问号,难道夫人一觉睡懵了?

司机说:“夫人您忘了吗?您刚从公司出来,现在要去李先生那过夜。”

“李先生?”虞亭真懵bī了。

看来夫人最近真的太累了。司机解释:“是您前两天在夜场包下的李原李先生,目前在江城大学在读。”

夫人?夜场包李原?江城大学在读?

虞亭在脑海中极力搜索,这太熟悉了,她一定在哪听过或者见过。

司机又说:“夫人,刚刚小少爷给您打了电话,您在睡觉。”

小少爷打电话?

虞亭想起来了!这可不就是她昨晚看的那本《名门冷少之豪门模范夫妻》里的情节!还是在开头的几章。

虞亭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问:“图南怎么给我打电话了?”

这这本书里,虞亭的儿子叫江图南。

司机摇头:“小少爷听说您在休息,就挂了。”

“嗯。”虞亭应道,面色平静,心中已经掀起波澜万丈。

天!真的是《名门冷少之豪门模范夫妻》!

她现在爱惨了一个叫皇甫翠花的作者。

昨天晚上,虞亭打发时间看了本《名门冷少之豪门模范夫妻》。从这超长、超炫酷的名字可以看出来,这本书的主角是霸道总裁与小娇妻。

江城有两对模范夫妻,一对是真、一对是假。

真·模范夫妻是男女主,夫妻一体,恩爱典范。

假·模范夫妻是虞亭夫妇,夫道貌岸然,妻嚣张跋扈,对内各自为政,对外貌合神离。

正牌女主角拿的是人生赢家的剧本,丈夫相敬如宾,儿子大有作为,女儿亦是著名服装设计师。

虞亭作为女配角,性格目中无人,一手好牌打得稀烂,最终娘家败落,被豪门丈夫抛弃,亲儿子作为唯一的靠山也进了监狱。

落魄的众望所归。

虞亭与书中的“虞亭”同名同姓,就连家道中落都那么的同病相怜。现实里的虞亭在刚大学毕业时父母因为还不起高利贷而双双自杀,做了二十多年的千金大小姐,一朝落魄,饱尝冷暖。

因为高利贷东躲西藏了六年,日日心惊胆战,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虞亭代入感太qiáng,看到“虞亭”在小说里都不能有个好结局,当即在评论下面骂起了作者皇甫翠花。

作者皇甫翠花也不是个吃素的,与虞亭在线撕bī,最后皇甫翠花诅咒虞亭:我祝你活成书里的虞亭,永世不得翻身!

……

虞亭怜惜的抚上脸,脸上表情扭曲成狂喜。

谢谢你的一语成谶,皇甫翠花。我真的到书里来了!

收住脸上的笑,虞亭拢了拢浴袍,走出浴室。

这个房子是虞亭名下众多房产中的一处,因离江城大学近,就给了最近刚包养、还在热乎劲儿上的李原住。

李原坐在餐桌上,红酒杯中残留着一点红色,红酒瓶已经空了大半。

这小伙子再给自己壮胆呢。

书中的李原是个十分上进的穷小子,父亲早逝。出来卖是因为母亲做手术急需一大笔钱,而李原尚且还在读书,学费都是东拼西凑来的,连保证自己的基本生活都成问题,哪来钱给母亲做手术。

第一次出来卖,就遇上了虞亭。

虞亭喜欢李原身上的青涩劲儿,出手十分阔绰,当晚就帮李原的母亲缴足了手术费、住院费,还预存了十万。

从小,李原的母亲就教导他,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面对虞亭的大恩大德,他无以为报。只有这副身体……

李原手握成拳,在桌下给自己加油鼓气。古有羊跪rǔ、鸦反哺,今有他李原舍“身”取义!

李原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虞亭都还没反应过来,被拉着走到chuáng边,回神时,人已经坐在了李原的大腿上。

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过两拳,四目相对,李原满脸通红。

虞亭登时有种bī迫良家少男的感觉,她试图起身,却发现李原的手劲儿大到根本无法挣扎。

虞亭说:“你先放开。”

李原固执摇头。

突然,卧室里回响着苹果手机的原装铃声。李原没有动静,证明不是他的。虞亭看到了被丢在李原身侧的手机,努努嘴:“你先帮我把手机拿来。”

怕耽误了虞亭的工作,李原连忙乖乖把手机拿给虞亭。

虞亭接过电话,手机屏幕上两个大字:儿子。

虞亭按下接听键,稚嫩的童声痛听筒中传出,声音里带着些恳求和害怕:“妈妈,今晚可以回来睡吗?阿姨说,要打雷雷,豆豆怕。”

说到后面,小家伙的声音都带上了哭腔。

要不怎么说血浓于水,虞亭见都没见过这个便宜儿子,但是这小家伙一哭,虞亭的心跟猫抓似的。

“乖,豆豆不哭,好好吃饭。妈妈现在在公司,马上回来。”

为了孩子的健康成长,虞亭撒了个无伤大雅的小谎。

在书里,未来的混世魔王江图南、也就是现在的江豆豆小朋友,被今晚罕见的大雷吓出了自闭,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没有说过一句话。爸爸妈妈的电话都打不通,江豆豆一个人躲在衣柜里,第二天被保姆发现时已经休克。

章节列表

上一篇: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番外_盛夏的小扇 下一篇:天降傻夫_江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