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傻夫_江甯

《天降傻夫》作者:江甯

本文文案:

温言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了!

新家一贫如洗不说,他亲侄儿还给他招了个傻夫婿。

温朗:“我二叔可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美男子,如花似玉美少男,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傻夫婿:“嘿嘿,言言,要dòng房。”

温言:“......”

不过,温言发现,傻夫婿很好用嘛。

下地种田,上山打猎,下河抓虾,还会卖萌撒娇耍心眼儿,且极其霸道护短,要把温言宠上天的节奏有木有!

温言觉得,他已经在被掰弯的路上,越走越远了......

————

温言为求生计,gān起了前世家族老本行——内衣制造商。结果被村里大姑娘小媳妇儿当流氓,从村东头打到了村西头。

倒是他家求生欲极qiáng的傻攻竖起大拇指,一脸色眯眯道:“媳妇儿,有型,我喜欢......”

前期腹黑傻呆萌+后期霸气侧漏护短攻 x 经常炸毛且爱脑补的小病娇受

做做小生意,跟傻夫婿一起养养小崽子,小日子倒也算是蜜里调油。

本文无空间无金手指无生子,无极品奇葩,温馨向,风格轻松。1v1小甜文。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言,秦厉 ┃ 配角:温玉,温朗,朱淮 ┃ 其它:

第一章

“诶呀妈呀,不好了不好了,温言上吊了!”

“陈大夫,快瞧瞧,还有的救没。”

“二叔,二叔,你快醒醒啊。”

“啧,要说温言也是可怜,原本和容公子一对鸳鸯眷侣,岂料容公子高中状元,转头就把温言抛弃了。”

“嗐,可别瞎说,温言和容公子一没下定,二没三媒六聘,做不得数。”有人捅了捅刚说话那人,示意他有容府的人看着呢。

“别乱说话,败坏了容公子的名声,有咱们好看的。”

温言半梦半醒间,只觉得耳朵炸开了锅了,影影绰绰的看见了好些个人,脖子像是被人勒着似的,难受极了,咳了两声,又晕了过去。

在炕上躺了三天,温言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

他穿了。

穿到了大楚国随州府丰裕县秀山村,一个和他同名同姓的人身上。

最叫他受不了的是,原主居然是个断袖!还是个被情哥哥抛弃而寻死觅活的可怜虫!

揉了揉眉心,看看这个勉qiáng可以称的上是房间的地方,叹了口气。

一穷二白,家徒四壁啊!

“二叔,粥好了,快起来喝吧。”

三天了,天天喝菜粥,半点儿油星都没有,他肠子都快绿了。

长吁短叹的坐起身,温言捏着鼻子把那碗稀了吧唧的粥一口闷了。里头混着点儿糙米,喝下去都拉嗓子。

温言在现代可是妥妥的富三代,从小到大锦衣玉食的,哪里吃过这样的苦。心中不免哀叹,也不知他是造了什么孽,穿到了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二叔,还喝么?”

温软的声音拉回了温言的思绪,他偏头看了眼炕沿儿边上站着的一排萝卜头,太阳xué突突直跳。

老大老二是双胞胎兄弟,今年八岁,后面拖着个不到四岁的老三。这仨崽子都是他大哥温淞家的。

温淞三年前被征了兵,在军队里混的不错,靠着温淞的军饷,温家人在秀山村过的也算富足。

岂料天有不测风云,一年前从前线传回消息,温淞战死了。大嫂听闻此事,身体每况愈下,终是熬不住,没过两日就撒手人寰了,只留下温言和一溜萝卜头。

简直晴天霹雳!

温言身子骨弱,也不甚理家事,大嫂没了,温言两眼一抹黑,变卖了些家当,寻了村里的族老,好歹也给大嫂的后事办了。

叔侄几个全靠变卖家当度日,浑浑噩噩的也过了一年。眼看就要弹尽粮绝了,从京里来了封情哥哥的绝情信,这下温言可撑不住了,硬是在屋头扯了根绳要上吊,幸好仨崽子眼尖,及时喊人救了原主下来,挣扎间,小板凳塌了,原主一跟头摔死了……

瞧瞧眼前萝卜头穿着粗麻布衣裳,眼巴巴的看着碗里残留的菜渣。自己却穿着棉布衣裳,二大爷似的躺在炕上,不禁老脸一红。

活动活动筋骨,温言下炕穿上鞋,寻思去屋外头瞅瞅。谁知这一下地,只觉头重脚轻的,两眼直冒星星,险些没栽过去。

“哎呦二叔,您可慢着点儿,您要是再摔了,咱家可没有余钱看病了。”温朗温玉两兄弟一左一右搀着温言。

温言哼唧了两声,靠着温朗,才算勉qiáng站直了身子。

“家里还有多少米了?”

温朗挠挠头,小声嘀咕道:“没,没米了。”

温言不信邪,慢吞吞挪到灶房看了眼,好吧,这灶房比他脸都gān净。

“家里还有啥能卖的没有?”

温朗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温言,吞吞吐吐道:“能卖的都卖了,就,就剩二叔那些书本了。”

温淞是个武夫,一心想把温言培养成读书人,还单独给他盖了间书房,可谓是宠惯的不行。

奈何温言不争气,考了这么多年,还是个童生。

那些书本温言非常宝贝,不为别的,就因那书本一大半都是情哥哥送的。故而温朗说话忐忐忑忑,生怕触了他二叔的伤心事儿。

温言却没注意那些个,寻思都没米下锅了,留着那些破烂书本有啥用。

“温朗,你拿着这些宣纸书本去村里宁先生那,差不离儿的,卖了吧。”

温言按着原主的印象,大概估么着,这些书本拢共能卖得一两半银子。再换些粮食,也能活半个月呢。

至于半个月以后……再说吧。

温朗温玉张大嘴巴,不敢相信他二叔居然要卖书!

“二,二叔,你,你真的要卖?那可是容公子……”

“容什么容,二叔说卖咱就卖。”温玉话还没说完,就被温朗打了岔。

温朗扯了扯温玉的袖子,眼神一瞥,忙的上前捧起一摞书本,飞也似的奔了出去,生怕他二叔后悔。

他早就打这书本的主意了,要是二叔今儿再下不了炕,他也是打算卖的。

温玉却是暗暗可惜,这些书本,他也垂涎好久了,奈何二叔不给他看。

温言这几日根本就没吃过一顿饱饭,眼下没了温朗的支撑,更是晃悠着身子,要倒不倒的。

温凌见状,赶忙拖了一根扁担过来。

温言尴尬的咳了咳,接过扁担,像模像样的摸了摸温凌的头。“三崽儿真乖。”

温凌艰难的扯了扯嘴角,也不理温言,自顾往院子里玩儿泥巴去了。

温言觉得无趣,拄着扁担往院门口走,靠着院墙呆呆的望天儿。寻思着,若是以往,这时候他应该刚吃了午饭,躺在沙发里打游戏呢。

嗯,中午吃的必定是小龙虾,麻麻辣辣,鲜香味美的。温言咂么咂么嘴,越砸么越不是滋味。

“哎呦,这不是温言么,病好了?”同村的顺子yīn阳怪气儿的喊了一声。

温言不理他。

“嘁,说出去也不嫌丢人,十七八的大小伙子了,一点儿事儿都经不住,容公子都不要你了,还为了人家寻死觅活的。可怜了温家几个小的,跟着这么个不长进的叔叔。”

又特么是容公子,温言已经游走在bào走边缘了,奈何他饿的没力气。

“家里不够忙的是吧,跑这来说些风言风语的。”刘婶子提着篮子从东边过来,骂了两句。

顺子平日就怕刘婶子,瞧她过来了,缩了缩脑袋,扛着锄头就走了,临了还朝温言啐了一口。

“温言,甭搭理他们。”

温言费力的歪了歪头,朝刘婶子笑笑,有气无力道:“谢谢刘家婶子。”

“嗨,甭客气,有事儿就找刘婶子说道去。”

温言撇了撇嘴,这刘婶子也就嘴上客套,真要有事儿求到她了,她能有一百八十个理由不重样的搪塞你,还顺带在你身上摸几把。

章节列表

上一篇:豪门模范夫妻[穿书]+番外_笛野 下一篇:[重生]系统强迫我拯救表弟_花枝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