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谋臣_凤轻【完结+番外】(2)

  “我知道了,珠儿,我有些累了。想再睡一会儿。”顾云歌垂眸,低声道。

  珠儿点点头,又扶着顾云歌回到chuáng边,安置她躺好才转身走了出去。

  躺在chuáng上的顾云歌却并没有入睡,死过一次的人总是觉得睡眠有些可怕。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仿佛能感觉到那被烈火包围的感觉,更让人无力的是,心中的怨恨和不甘。顾云歌并不是一般的闺中女子,她是一代名相顾牧言亲自教养长大的,她短短十八岁的人生经历的比一般人两辈子都要多。逝去的人们一个个出现在她的脑海中。祖父,祖母,父亲,母亲,叔叔,婶婶,大哥,大嫂…表妹…

  我顾云歌没死,顾家的人还没有死绝。

  既然天要我活着…怨兮恨兮…九死难忘…君既无道…国何不亡?

  从此,我是沐清漪,也是顾云歌。

  ☆、2.教训庶姐

  2。教训

  清晨,沐清漪在淡淡的晨光中睁开眼。望见眼前有些陈旧的chuáng帐有片刻的茫然,却又很快的化为宁静。在珠儿的服侍下洗漱完毕,才出门去肃诚侯府老夫人居住的德安院请安。沐老夫人是肃诚侯沐长明的生母,朝廷赐封的超一品德安夫人。同时也是整个肃诚侯府最尊贵的老祖宗,自从三年前沐清漪的生母过世之后肃诚侯府就一直由沐老夫人掌控着。即使是如今的肃诚侯夫人,也只能跟着老夫人打打下手。

  到了德安院时,却是有些晚了。福寿堂里已经坐满了人。

  “孙女给祖母请安,祖母万安。”站在堂前,沐清漪盈盈一拜。

  “起来吧,身体可好了?”沐老夫人打量着眼前一身素色衣衫的孙女,jīng明的眼睛微微眯起。沐清漪垂眸,恭敬的道:“多谢祖母关心,孙女已经好了。”

  “没事就好。”沐老夫人点点头,话锋一转道:“你大病初愈,怎么还穿着这般素净?孙氏,一会儿让人做几件明丽一些的衣裳给四丫头送去。闺中的女儿家,穿的太素了,可不成样子。”

  坐在沐老夫人下首的肃诚侯夫人攥紧了手中的手帕,赔笑道:“老夫人容禀,这个月的衣料早给清漪送过去了,都是最时兴的颜色和花样呢。清漪这般…只怕也是对表…对她表姐的一番心意。”

  孙氏的话刚刚出口,坐在孙氏旁边的三小姐沐云容就低低的笑出声来,“四妹真是好心,居然连一个青楼女子死了都要…知道的说是四妹念旧,不知道的,还以为四妹对宁王有什么不满呢。毕竟…顾、挽云那个贱人可是伤了宁王殿下的!”说到此处,沐云容美丽的脸蛋划过一丝狰狞的怒意。显然对伤了宁王的顾云歌万分痛恨。

  “住口!”沐老夫人厉声道。狠狠地扫了孙氏和沐云容一眼道:“什么表姐?你们给我记清楚,四丫头没有表姐!”

  沐云容撇了撇嘴,娇声道:“祖母,容儿知错了。只是…宁王被那个贱人伤的那么重,容儿…容儿…”将她泫然yù滴的模样,沐老夫人轻叹了口气道:“你是要做宁王妃的人,怎么还那么不懂事?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你还不知道么?”

  沐云容眨了眨眼睛,不解道:“那个贱人都死了,有什么不能说的?”

  “总之你给我记住,跟顾家有关的事qíng从今往后一句也不准提。你们也一样,明白么?”沐老夫人声音一沉,扫了众人一眼道。

  “媳妇、孙女记住了。”众人答道。

  沐清漪站在堂中默默无言,浓密的睫毛微微垂下掩住了眸中汹涌的恨意。沐老夫人以为她是为了顾云歌才穿着一身素衣的,而她却是为了那不知道灵魂去了何方的表妹清漪。虽然只是昨晚一晚,但是沐清漪却已经很快的接受了目前的现状。自己这样的qíng形,多半便是书中提到过的借尸还魂或是夺舍了。只是自己从未主动去夺过舍,若是借尸还魂…那表妹就真的这么死了么?被自己的亲生父亲一推之下没了xing命?

  除了对表妹的伤心和歉疚,还魂在肃诚侯府对她来说却是极为有利的。肃诚侯府与当初陷害顾家的几家人都有牵扯,但是她想要为顾家,为姨母,为表妹报仇却还需仔细筹划。不过…连死而复生都经历了,连那熊熊烈火她都受过了,还有什么不能忍的?!

  “四丫头?”

  “孙女知错,请祖母见谅。”沐清漪盈盈一礼,轻声道。

  沐老夫人不着痕迹的皱了下眉,点头道:“知错就好了,你到底是肃诚侯府的嫡女,祖母和你父亲怎么会不疼你?”

  “孙女明白了。”

  见她如此,沐老夫人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虽然觉得这个有些懦弱的孙女有些不一样了,但是经过了这次的事qíng也该懂事了。

  沐清漪在心中冷然一笑:疼爱?疼爱的结果就是她的表妹身为嫡女,却住在连庶子都不如的偏僻小院里。疼爱就是身受重伤却不见一人前去探望?疼爱就是漪儿就这么死的不明不白?真的是很疼爱,很疼、爱……

  陪着沐老夫人说了一会儿话,沐老夫人便觉得累了让众人离开。

  出了德安院,沐清漪带着珠儿便准备回自己居住的紫藤院。还没走出几步就被从后面追上来的沐云容叫住了,“沐清漪你站住!”

  沐清漪转身,看着一脸不善的追上来的沐云容道:“三姐有什么事?”

  沐云容狠狠地怒骂道:“沐清漪,你这个贱人怎么不跟顾云歌那个贱人一起去死?!”沐清漪皱了皱眉,冷眼看着眼前的沐云容,“三姐叫住我就是为了骂我一顿么?”沐云容被她这迥异与平常的冷淡模样看得一愣,但是很快又愤怒起来,“都是那个贱人!那个贱人居然敢刺伤宁王!你居然还敢可怜那个贱人!”

  跟在沐云容身边的一个huáng衣少女也是一脸谴责的看着沐清漪道:“就是啊,四妹。就算顾云歌是你表姐,三姐可是你亲姐姐。现在害的三姐和宁王的婚礼……”沐清漪这才明白沐云容的怒气从何而来,沐云容和宁王的婚期想必是因为慕容安遇刺的事qíng而需要耽搁一些时日了。也难怪沐云容如此愤怒。

  “宁王又不是治不好了,三姐等不及要嫁了么?三姐才十七岁,用不着如此恨嫁。”沐清漪淡淡笑道。

  “贱人!”沐云容气得脸色通红,一扬手就想甩沐清漪一个耳光。当年挽云在青楼里什么样的事qíng没遇到过?怎么会让她这么轻易的打到。一抬手抓住了沐云容的手,笑道:“怎么,难道我说的不对么?若不是恨嫁心急三姐何必如此迁怒于我?还是…”低头靠近沐云容耳边,沐清漪低声笑道:“难道…安王真的伤到什么地方娶不了妻了?”

  “沐清漪,你这贱人,和你那该死的娘一样的……”

  “啪!”一个耳光又狠又想的甩在沐云容的脸上。原本美丽娇美的面颊顿时红肿了一片。沐清漪若无其事的收回隐隐有些作痛的手,神色冷漠的盯着沐云容。

章节列表

上一篇:帝锦_沐非【完结+番外】 下一篇:盛世医妃_凤轻【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