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一凉之西山温泉 作者:clover怡

悬疑推理

 

文案:

炎炎夏日跟着徐大人和沈小鬼一起办案

年下话痨攻(鬼)x高智商低情商受(人)

 

内容标签: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墨,沈衣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第一凉

  清晨,一缕阳光洒进窗户。

  床上的人翻了个身,手臂自然地搭上了一处冰凉。他往身边人的怀里蹭了蹭,嘴角勾起了一个浅浅的弧度。

  正享受着这份舒适时,却感觉鼻梁被人一捏,富有磁- xing -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懒猫,起床了。”声音中分明带着笑意。

  那人一惊,忽的睁开眼,这下子是完全清醒了。

  他一下就推开了身边的人,坐起身,楞了半晌。

  这一行动引得还躺着的那位一阵笑声。

  “你……你怎么还在?”

  这几乎成为了徐墨每日的第一句话。

  沈衣慢悠悠地坐了起来,一勾嘴角:“给你纳凉啊。”

  徐墨“刷”的一下脸就红了下来,他想到了睡梦中正抱着一个冰袋肆无忌惮地又蹭又摸,突然就觉得脸上火烧一般。

  沈衣又是轻笑了声,额头抵上了徐墨的额头,“那么烫,我不在你怎么办?”

  徐墨是彻底醒了,他一把推开了沈衣,面无表情地下了床,自顾自地洗漱起来。

  身后响起了懒懒的声音,让徐墨的心又是一沉。

  “徐大人,说好的,今天陪我去西山避暑吧。”

  沈衣说的西山别院,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家温泉旅馆。

  在沈衣生前,这处别院一直是他修养身体的地方,每年大概有一大半的时间都是在这里度过的。不过在他病逝后,一来别院也没什么人去了,二来沈家正要把所有的精力都花在绸缎庄生意上,避免不必要的开支,因此这个别院也就转手他人了。下一任主人就在此开了家温泉旅馆,生意还算不错。

  拗不过沈衣的软磨硬泡,徐墨最终还是答应了他的这个请求。毕竟,衙门里真的是挺闲的。

  想着偶尔也要发一些福利,就给府里留下的人都放了个假。于是渠县衙门集体就往西山度假去了。

  沈衣可就不悦了,他本来是想和徐墨二人世界的,这下多了那么多闲人,都没有办法好好说话了。但这一点影响不到他单方面的骚扰。一路上,徐墨已经给了他很多个白眼了。耳朵一刻不得清净,这人,不,这鬼是话痨吗?

  正想着,这鬼又在耳边吹了口气,徐墨下意识地往边上一躲,撞到了身边的孙柯。

  孙柯一脸疑惑:“大人,没事吧?”他还以为是大人不堪酷暑呢。

  徐墨一瞬站定,又恢复了往日高冷的神情,这会儿是看都不想看他一眼。那人还不知好歹地狂笑不止。实在忍不住了,徐墨只得悄悄在那人腰上狠掐了一把,却没想到这个动作让那人更加放肆,干脆一手揽起了他的腰,两人肩靠着肩,紧紧贴着,那只手强劲有力,不容徐墨挣脱半分。

  罢了罢了,不和他一般计较了。

  一行人刚踏进旅馆大门,就闻里面传来一阵吵闹声。

  给几人带路的伙计回头一脸歉意地解释道:“前几日弊馆接待了一个私塾团,天天吵着,可热闹了。若是客官们觉得吵,小的这就去提醒他们。”

  “罢了,无妨。”徐墨摆了摆手,都是来休假的,随意点罢。

  就见院里聚着一众学子,左右分成了两派,正互相争得面红耳赤。

  “昔汉武帝任长平侯、冠军侯为大将军,大败匈奴,使其终汉一世再不入我中原,这才是强国之所为。”

  “你又不知,汉高祖时,与匈奴和亲,换来汉初几十年和平,这才使得国力蒸蒸日上,国富民强才有武帝所为。更何况,武帝末年穷兵黩武,给百姓带来多少灾难,你又为何视而不见?”

  “那么,前朝唯唯诺诺,不是割地就是赔钱,最终导致灭国,这又作何解释?一国之力,当先表现于军队。若军队贫瘠软弱,又何谈保家?何谈卫国?”

  “士大夫自可治国。我朝自开朝起,就奉行儒家理念,以德治国。唯有人心定、方可定国,国定则民强,民强则不惧外敌。唐太宗不费一兵一卒而使外族臣服,不正是以大国之势不战而胜的最好例子吗?”

  “唐太宗是实打实的马上天子,若无此军威,何以服外族?”

  ……

  徐墨回头,却见沈衣怔怔站住,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这群争论不休的学子们,心突然揪了一下。

  那些学子不过十四五的年纪,在他们的年纪,沈衣却只能躺在病榻上,每日喝着那些个苦不堪言的药汤,在虚弱和疼痛中度过。那些学子们的眼中燃着生机,那里藏着对未来的希冀,而那个年纪的沈衣恐怕眼中更多的是痛苦、是绝望。生于他,从来没有那么的炽热、那么的激烈,而只是淡淡的时光流逝,那流逝中还夹杂着无力感。时光同样的向前,对于某些人来说,是走向巅峰,对于某些人来说,却是走向消亡,甚至一点涟漪都不曾有过。

  心疼着,徐墨不由握紧了沈衣的手。那人感受到了徐墨的温度,回过头来,嘴角挂着的那抹笑容,在徐墨眼中不知为甚却有点苦涩。

  徐墨轻轻地,用只有沈衣才能听见的声音道:“有我在……”一定会让你如愿以偿的。

  然而后半句话,却被沈衣的唇给堵住了。

  徐墨脸上一抹红晕,尽管众人并看不到沈衣,自然没人会看到这个吻,但对徐墨来说,这却还是众目睽睽之下,让他非常的不自在。不过幸在沈衣并没有深入,只是轻点了一下,才让徐墨不至于更尴尬。

  他当下别过头去,却看到另一边的孙柯很不自然地看着某个方向,面色潮红。

  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视野穿过那众学子的另一面,站着几个人。中间的那人穿着甚是讲究,锦衣罗缎,腰间垂挂着的一枚玉佩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柔和的光芒。而那人头顶的冠,则让徐墨知道了来人身份之不简单。

章节列表

上一篇:罪爱安格尔·晨曦篇 作者:耳雅(下) 下一篇:犀牛之死+番外 作者:太宰不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