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乖_乐九韶

书名:娇乖

作者:乐九韶

文案:

又名《kiss心尖小狐狸》

哄闹声中,穿着肥大校服的女生迎面走来,面容寡淡身姿单薄。

众人立马嘘声。

目光扫过那群人,刘熙好奇问:“你们这是?”

带头大哥:“……”

内心泪流满面:不是说好人已经走了吗?恨不得抓着那给情报的小弟跪键盘,面上却只能笑着舔舔嘴唇:“没事,就找学习委员弟弟聊聊。”说完,毫不犹豫骑着车就跑。

刘熙:“……”

漂亮的少年转眼看向旁边的女孩,声音低软:“姐――”

刘熙嘴角抽了抽,心想:“完了!”

晚上,刘熙刚刷完一套理综题……

一句话:东风chuī西风,东风不倒西风被扑倒!

【阅读指南】

1.智商努力都在线(装?)

2.甜文

3.伪姐弟,没有血缘关系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校园 姐弟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刘熙 ┃ 配角:傅亦楠 ┃ 其它:。。。。

第1章 傅亦楠

邻接长江的货运码头仓库里,没有一丝阳光照she进来。虽然乍看起来仿若置身于钟rǔ石dòng中一般凉快,但是不透风密闭的铁皮仓库,在南方就如同是闷着蒸包子的蒸笼,地面都散发着滚滚的热辐she,躺一会儿已经汗流浃背。

醒过来的刘熙借着天花板上一盏白惨惨的日光灯翻了个身,让那热烘烘的背凉快一点。

可是一转身浑身上下都抗议疼得脸皱成一团,记忆慢慢回笼。

她被一辆破破烂烂车横杠都歪着的货车撞死了。

那天江市难得下了一场百年难得一遇的大雨,花店里的玫瑰散发着仙灵馥郁的香气。

刘熙站在门口,车水马龙的街道都未曾入她的眼,她捂着肚子委屈的质问:“是你让我在这里等你,为什么又失约,靳阳曜结婚这么久以来你有没有心。”

“刘熙,你别闹。”

雨丝丝丝沾湿了玫红色的大衣,刘熙不觉,她刚从医院出来,去哪里都冷。

她生气又心凉的指责:“靳阳曜,你失约多少次了,每次都有理由。”

“筱慧和她丈夫正从国外回来,我去接他们,你自己打车回去。”

刘熙手一顿。

“好,你好得很……”

仿古的建筑,屋檐下水流成珠,串在一块说不出的好看。

惊呼声尖叫声响起时,刘熙拿着手机望着那冲过来的大货车,躲闪不及。

死前,刘熙淡淡望着汇聚越来越多的鲜血。司机急冲冲下车,但刘熙却注意到他眼底的欣喜若狂,她扯了扯嘴角,算得上是解脱了,来世一遭总是磨难多于幸福。

作为一个乖乖女,父母在结婚前一天被上门的唯一闺蜜靳筱慧挺着肚子里未婚夫的孩子气病,全家沦为笑柄,父母随后撒手人寰、被陷害被事业单位辞退,仿若一切都约好了般,天堂到地狱。

一次偶然机会,救了江市大佬,刘熙无奈去了他的酒吧工作。

如何卖酒,如何在混乱中保护自己,咬牙坚持着,最终混成酒吧管理层中的铁娘子。

后来遇见当市新贵靳阳曜,本以为苦尽甘来,在世俗中堪堪活得体面了那么一点儿,俩个人能够结婚那也是祖上难得的冒了青烟,刘熙不听他们劝阻毫不犹豫投入爱情婚姻。她犹如溺水的人抓住了唯一的浮木,看得见平淡幸福生活的希望,结婚后才知晓那浮木渡得并不是她,只是让她从一片湖到达一片海,海里波涛汹涌。

最后还是孜然一身。

死去的刘熙那么一缕魂丝有点不甘心的附在母亲送的银镯上,那银镯车祸时脱手而出被一少年捡了去。

不恨是不可能的,特别是看着后来那些人越过越好。

只是她什么也做不了。

就这般沉浮这红尘十几载,随着这捡着自己的倒霉孩子多看了这万丈红尘几眼。

傅亦楠父亲再婚,后母刻薄,高考失利。误打误撞被星探发现进了那染缸般的娱乐圈,最后成为当红巨星,刘熙倒也随着傅亦楠在几次聚会上听见有人在议论自己,那些人一边感叹一边欣羡:“这倒也是个可怜的,好不容易上了岸,好日子没过俩天竟然归了西,白白可怜了这靳总一番深情。”

每每听见这话,刘熙都恨得想磕掉这人的大门牙。

那个人什么时候深情过,做梦呢?过到一块儿去不过是她的委曲求全加上装乖卖巧,连死那天的情人节他都弃自己去接那年年补着蜜月的妹妹,家人、事业、妻子、情人——在一起生活许久,就算是结婚后,刘熙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妻子还是情人,反正不是家人,她没有家人,也没有人做她的家人。

他的家人只是父母以及妹妹靳筱慧和妹婿党温韦——这两个人就是她那闺蜜小三和前未婚夫。

所以说这世界着实是有点儿小了,一圈碰碰撞撞遇见的都是熟人。萝卜拔/出来带着泥,那泥块还有几个是之前砸过自己的。

她是婚后才知晓的,想着毕竟靳阳曜被过继出去,那就算不得亲妹妹,只是这只是她一厢情愿的以为而已。

遇到事永远偏向的是那边,就算偶尔偏心自己但也耐不住他那亲生父母的哭闹,吃够了苦的刘熙只能捏着鼻子忍。

以为他会念着自己的好,平日里对自己好一点,但是……

后来又在酒会听说这人为了她这前妻深情不娶时,刘熙冷笑一声,内心也是满满的嘲讽。

可不这后来没多久这“好名声”的靳总就混得风生水起,新贵也跃变成权贵老人。果然是qiáng中自有qiáng中手,一làng拍死一làng。

得知消息的那一天,被引诱吃了大/麻的傅亦楠,唇红齿白、身姿修长,引得这烟雾缭绕室中的大佬们蠢蠢欲动,动手动脚时谁知呻/吟声勾得人心痒痒的他一酒瓶子结束了那乱七八糟的命,破碎的玻璃碴子带着血磕在银手镯上。

魂见不得血,这一缕不甘早也该烟消云散。

刘熙咬着牙撑着地爬起来,刚想用手擦擦汗,这手掌上都是厚重的灰,她不得不选择用手肘子揩揩额头的汗免得流进眼里就作罢。

蓝色掉漆的大铁门一丝缝中有qiáng烈的日光照she进来,她动了动脚发现没有断,幸好。

艰难的挪到门后扒拉着门大插销,刘熙浑身上下不知道是冷汗多一点还是热得流的汗多一点。喘息着气,她也明白自己这是又活了过来,活在她死后的第二年别人的身子上,这人说来也巧好像就是那傅亦楠异父异母的继妹,名字也叫刘希。

只是此“希”非彼“熙”。

今年十七岁,高二。

性子古怪冷漠。

因为母亲撺掇着继父nüè待傅亦楠,被喜欢傅亦楠的年级小太妹张玉婷伙同小伙伴拖来这里恐吓威胁,顺便还被打了一遭。

小孩子下手没轻重,加上刘希原本身子骨就不好,就这般人没了。

刘熙缓缓的推开门,qiáng烈的太阳光照she在脸上让她情不自禁的伸手挡着眼。

胳膊抬起来就感觉到拉伤撕扯的疼痛,嘶的抽气,待适应那燎人的日光后她靠着门缓缓的挪出去,一只脚可能是脚踝脱臼。

心里忍不住咒骂几句。

刘熙恨不得把那群无法无天的小太妹都抓着打一顿,当然打一顿之前她要想着该如何回去的问题。

huáng浊的长江宽阔的水面上还有笨重的挖沙船缓缓的挪动,这里是工业区里她高中倒不是特别远,离她家活蹦乱跳的她都要走半个小时。

“真他妹的。”一脚踩歪疼得摔在地上的刘熙忍不住咒骂,“要死了吧。”

恨不得捶地钻回去。

一双洗得发白的白球鞋出现在她眼前,往上看是白得发亮的细骨节突出脚踝,再上面是洗得发白的小脚牛仔裤包裹着一双修长的大长腿,简单宽大的衬衫,从刘熙的角度甚至能看见那里面白皙平腹里凹进去的肚脐眼。

章节列表

上一篇:只想对你不高冷+番外_一粒红烧肉 下一篇:论糖精女孩的自我修养_piza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