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藏不住_竹已(2)

让他这个不良少年的脸往哪搁!!!!!

傅正初在原地定了两秒,突然抬脚往校内的方向走。

另一个男生刘伟祺连忙喊住他:“喂!你gān嘛去!不是要买王后雄吗?”

听到这话,傅正初退了回来,狠狠抽了下刘伟祺的脑门:“都叫你多读点书了。”

刘伟祺条件反she地捂着脑袋:“?”

“是皇后雄,傻diǎo。”

“……”

另一边。

桑稚继续给桑延发短信——怒斥他无情无义,完全不顾他现在还没有生活自理能力的十三岁妹妹,为了读个大学就抛弃她,让她自生自灭。

等了一会儿。

桑延没有回复她。

又等了一会儿。

绝情的桑延依然没有回复她。

桑稚彻底死了心,坐上回家的公jiāo车,开始斟酌着到家之后应该怎么跟父母jiāo代这个月的第三次请家长。

那怎么说好?

说是因为太过优秀遭到了老师的嫉妒,所以被请家长了;

又或者是,自己在课上的话引起了老师的误会,让他有了事业上的危机感;

再或者是,天太热了,老师太闲了,无聊就想请家长来喝喝茶……

桑稚烦躁地抓了抓脑袋。

好像都不太行。

一抬头发现已经到站了。

桑稚下了车,磨蹭地往家里的方向走。

进了家门,看到熟悉的环境后,桑稚头皮发麻,更觉得说不出口。

恰在此时,厨房传来母亲黎萍的声音:“只只回来了?”

只只是桑稚的小名。

桑稚应了一声,慢吞吞地脱着鞋子。因为这满腹心情,也没注意到鞋架上多了一双从没见过的运动鞋。

黎萍再度喊她:“只只,过来一下。帮妈妈个忙。”

桑稚还在思考该怎么坦白,含糊道:“什么。”

“帮妈妈把这盘水果拿你哥房间去。”黎萍从厨房出来,说着,“你哥哥回来了——”

“嗯……嗯?”桑稚一下子恢复了jīng神,音调都提高了几分,“哥哥回来了?”

“对呀。”

这意外的发展让桑稚不敢相信。

铺天盖地的惊喜情绪在一瞬间冒出头来。冷酷无情的烦人jīng桑延,在这一刻,在桑稚的心中变成了外冷内热口不对心的完美哥哥形象。

黎萍还在说话:“你进去的时候注意点,你哥哥带了个——”

“好好好!”没耐心再听,桑稚接过水果就往桑延的房间跑,“我知道了!我马上给他送!”

黎萍的手一空,看着桑稚今天格外热情的背影,纳闷道:“这孩子今天怎么回事……”

想到不用被父母训斥,桑稚情不自禁地弯起唇,用力推开桑延房间的门。

房间宽敞明亮,大片的阳光洒进来。

鼻息里瞬间充斥着温暖的气味。又在顷刻间,浓郁的烟草味扑面而来,有点呛鼻,桑稚忍不住咳嗽了下。

她皱着张脸,往房间内扫了一圈。

光弱之处,清瘦的男人窝在电脑桌旁的沙发,低眼看手机。他背对着光,模样隐晦暗沉。单手搭在沙发侧,修长的手指夹着根烟,还燃着猩红的光。

体型和桑延有点相似。

却出乎意料的陌生。

桑稚的脚步停住,犹疑地眨了眨眼,口中的“哥哥”两个字还没喊出来。

男人抬起了头。

她也在这一刻看清了他的模样,莫名屏住了呼吸。

男人的神情寡淡,五官轮廓利落分明,脸上带着不达眼底的笑意,看起来温和却难以靠近。

微微上挑的桃花眼,浅棕色的瞳仁。眉眼敛起,带着点勾人的意味。

跟她哥哥那双深黑色的眼睛完全不同。

本以为会见到她哥哥,可却见到一个不认识的人,她哥哥还不见踪影。

一时间,桑稚的脑子短路,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

场面仿佛定格住。

两人都停在原地,没有多余的动作。

没过多久。

男人重新垂下眼,慢条斯理地把烟摁灭,神情懒散。他似乎并没有说话的欲望,沉默着起身开窗通风。

看着他的举动,桑稚不知所措地喊。

“……哥哥?”

听到这称呼,男人动作一顿,挑了挑眉。他盯着桑稚,直勾勾地,桃花眼带着温柔的色泽,还多了几分玩味。而后,他弯起唇角,拖腔带调地应了声。

“嗯?”

“……”

这个回应像是一道雷劈到了桑稚的头上。

那些不明朗的事情,在这一瞬被她脑补的想法描绘出一道道清晰的痕迹。

几个月没见的哥哥。

再见到的时候,就变成眼前的这个样子。

她完全不敢相信,仿佛石化了,憋了半天才憋出了一个字:“你、你……”

停顿几秒。

桑稚艰难地咽着口水,小心翼翼地把话说完:“你整容了吗?”

“……”

第2章 偷偷

盯着她看了半晌,男人似是想到了什么,眼里划过一丝荒唐。随后,他的兴致莫名上来了,敛了敛眉眼,刻意压低声线:“嗯。”

“……”桑稚无法冷静了,接近崩溃,“爸爸妈妈同意?”

又安静了几秒。

男人舔了舔唇角,话里含着笑:“整得好看不就得了?”

话音落下,桑稚又是一愣。

跟桑延的声音相比,这个声音显得清润了些,说话的时候,尾音会拖长,听起来暧昧又缱绻。

跟她哥哥那总是冷冰冰欠揍的声线和语气。

完全,一点,都不同。

“小孩。”他低笑着,继续说,“过来看看哥哥整得好不好看?”

桑稚瞬间察觉到不对劲的点。

在这个时候,她的身后有了别的动静。传来门打开的声响,而后是鞋子拍打地面发出的撞击声。

桑稚下意识回了头。

瞬间看到了桑延的脸。

男人肩宽窄腰,比几个月前瘦了一些。头发湿漉漉的,肩上搭着条毛巾,似乎是刚洗了澡。看到桑稚,他的嘴角一扯,拿起她手里的水果盘上的叉子,戳了块西瓜便往里走。

像是见了鬼似的,桑稚颤抖地喊着:“哥、哥哥。”

“怎么?”桑延瞥她一眼,咬了口西瓜,“又被我帅到了?”

“我……”

还没说完,身后男人忽地笑出声,打断了桑稚的话。

桑稚难得有种手忙脚乱的感觉,不由自主地往他的方向看。

映入眼中的,是比窗外的阳光,还要亮眼的一个存在。

男人的眉眼舒展开来,模样少了几分不近人情。眼尾上挑,浅色的眸子里泛着细碎的光,含着chūn色,活脱脱一个勾人魂的男妖jīng。

桑稚的心跳在顷刻间停了半拍。

仿佛就这么中了招,轻易地被摄了心魂。

以为他是在嘲讽自己的话,桑延看向他:“段嘉许你笑个——”

因为桑稚的存在,桑延没把后面的几个脏字说出来。他换了个话题,拿起一旁的手机,打开短信界面,朝着桑稚晃了晃。

“小鬼,又闯什么祸了?”

上面显示的是他们刚刚的对话。

那短暂的心空般的情绪,因为被桑延打断,在一瞬间消失的无隐无踪。桑稚立刻反驳:“我哪有闯祸。”

桑延盯着她,眉毛扬起:“没有最好。”

“……”桑稚有求于他,只能硬着头皮说,“但是,哥哥,我有点事……”

在场还有个从没见过的陌生人,桑稚往他的方向瞅了瞅,又看向桑延,眼神里带了暗示的意味,欲言又止。

桑延只当没看见。

随后,这个陌生人开了口,语气饶有兴致:“桑延,这你妹?”

桑延走到chuáng边坐下:“难不成还能是我女儿?”

“……”

桑稚礼尚往来般的也问了一句:“哥哥,这人是谁。”

桑延言简意赅:“舍友,段嘉许。”

“不认得我了?”段嘉许说,“刚刚不还叫我哥哥?”

章节列表

上一篇:论糖精女孩的自我修养_pizazz 下一篇:星辉落进风沙里_北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