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藏不住_竹已(9)

她开始不断地,反反复复地,想起同一个人。

有什么带着酸涩,又能尝出一丝丝甜味的东西,在冒出萌芽。

桑稚觉得这种感觉很莫名,也很不知所措。她不敢跟任何人说这个事情,觉得有些羞耻,又像是一夜长大,有了属于自己的,不能跟任何人说的秘密。

桑稚开始不断地走神。

草稿本上,日记本里,也渐渐开始填满了一个男人的名字。尽管,她连那个人名字对应的是同音的哪个字都不知道。

这种感觉只持续了一段时间。

也许是因为没再见面,被时间渐渐冲淡。又或许是,被她qiáng硬性地压在了心底,想当做不存在那样。

转眼间,期中考试结束,迎来了端午假期。

桑稚早早地就回了家,从冰箱里拿了碗草莓,趴在沙发上慢吞吞地啃着。父母还没回来,家里就她一个人,电视上的动画片发出欢乐的背景音乐。

忽然,玄关处的门被打开。

桑稚下意识看过去,一瞬间就看到了桑延的脸。

没想到他这个假期会回来,桑稚愣了一下,而后像没看到似的,收回视线,继续看着电视。

桑延气笑了:“不知道喊人?”

“你回来怎么不提前说一下,”桑稚的手里拿着颗巴掌大的草莓,边咬着边说,“妈妈刚刚打电话叫你煮两碗饭,你快去煮吧。”

桑延凉凉道:“我都没跟她说我回家,她怎么叫我煮?”

桑稚的目光没从电视挪开过,从旁边摸索着手机,给黎萍拨了个电话,而后按了扩音:“你不信的话,我给她打个电话。”

桑延懒得理她,到冰箱里拿了瓶冰水喝。

那头很快就接通了电话,喊道:“只只,怎么了吗?”

“妈妈。”桑稚面不改色地说,“哥哥回来了,你刚刚是不是让我叫他煮饭呀?”

桑延把冰箱关上,往桑稚的方向看。

而后,他听到电话里的黎萍沉默了几秒,然后说:“对啊,他煮了没?”

桑延:“……”

桑稚咽下草莓,提高了音量,对桑延说:“哥哥,妈妈问你煮了没!”

桑延盯着桑稚看了好一阵子,一句话也没说,直接走进了厨房里。见状,桑稚爬了起来,走到厨房,倚在门边探头看:“他现在在煮。”

又跟黎萍说了几句,桑稚便挂了电话。她看着桑延的背影,突然想起了把段嘉许认成他的事情。沉默半晌,她莫名冒出了句:“哥哥,你在大学有谈恋爱吗?”

桑延没理她。

“没有吗?一次都没有吗?”像是对这个事情很感兴趣,桑稚连动画片都不看了,“我说真的,哥哥。”

桑延回头,语气不太好:“gān什么?”

桑稚认真道:“你要不要去整个容?”

“……”

桑延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他不想再看到她,背过身,冷笑道:“上次跟我一起回来的那个哥哥,你还记得不?”

桑稚咬东西的动作一顿,垂下眼,慢吞吞地说:“记得。”

“他说你跟我长得像。”

“……”桑稚沉默几秒,突然冒出了句,“我惹他了吗?”

“什么。”

桑稚抿了抿唇,不悦道:“没有的话,他为什么骂我丑?”

“……”

作者有话要说:桑稚OS:不管怎样,就算别人说我跟你长得像,你还是丑。

第7章 偷偷

桑延忍了忍,猛地关掉水龙头,转身把手上残留的水弄到桑稚的脸上:“我给你两个选项。回去继续看你的白痴动画片,或者是留在这给我打一顿。”

“你gān嘛生气。”桑稚抹掉脸上的水,皱眉,“被骂的是我,又不是你。”

桑延把内胆放进电饭煲里,眼也不抬:“门在那。”

桑稚没动,很严肃地说:“反正你不要跟别人说,我跟你长得像。”

他撇头嗤笑:“谁稀罕。”

说完,桑延用力掐了掐她的脸,把她手里那碗草莓抢到手里,走出厨房。

桑稚下意识揉了揉脸。注意到手里空了,她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不敢相信地问:“你怎么抢我东西?”

“怎么就你的了?”桑延拿起一颗,咬了口,“你挣钱买的?”

桑稚伸手去够:“我从冰箱里拿出来的。”

桑延轻松把手举高:“那也是冰箱的。”

她费劲地踮起脚,一蹦一跳的:“但我拿出来了就是我的。”

“按你这个道理,现在我拿到了,就是我的了。”

“……”

两人僵持了好一会儿。

桑延正打算吃掉第五个草莓的时候,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瞅了桑稚一眼,不动声色地把拿着草莓的手降低了些,腾出另一只手去翻手机。

趁着这个空隙,桑稚连忙跳起来,把碗抢了回来。

桑延低哼一声,接起电话:“gān嘛。”

那边不知道说了句什么。

“我回家了啊,宿舍不是查到违规电器停电一天吗?回家避难。”说到这,他停顿了下,意味深长道,“还别说,我还挺后悔。”

桑稚回到电视前看动画片,不想理他。

桑延闲闲道:“没事儿,倒霉踩到屎了。”

拿着遥控,桑稚调高了电视的音量。

桑延完全不受影响,懒洋洋地跟电话那头的人说话:“钱飞也回家了吧。你问问段嘉许,他不回去。不过他不一定在学校。”

听到那许久没听过的名字,桑稚的目光下意识看过去。她用手指抠了抠遥控器,很担心被发现蛛丝马迹,又飞快地低下头。

沉默着把音量调小了些。

有一种很怪异的紧张浮上心头。觉得胸口有些闷,脑袋有些空白,也觉得呼吸变得有些急促了起来。她的注意力不受控地放在桑延的身上。

“你都忘带钥匙几次了?”桑延落井下石道,“阿姨肯定不会给你,不过你想去讨骂也可以。”

之后也没再提及段嘉许。

想着刚刚桑延的话,桑稚突然有种不好的联想。

——端午没回家,不一定在学校。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估计有女朋友了。

不过这个年龄也该有了吧。

去见个老师都能弄得像联谊一样,肯定有了。

反正也不关她的事情。

有就有。

也不是多了不起的一件事情。

越想,桑稚越觉得心里堵得慌,突然把手里的塑料碗扔到桌上。

发出啪的一声响。

坐在餐椅上的桑延恰好挂了电话。注意到她莫名撒起了火,他若有所思地看着她,问道:“看个动画片都能那么愤慨?”

桑稚把电视关掉。

桑延叹息道:“喜羊羊又被灰太láng抓走了吗?”

桑稚终于反驳:“我看的不是那个。”

桑延也不感兴趣,把最后一口水灌下,提醒道:“如果你还要看,电视给我关小声点,我要去睡个觉。”

“哥哥。”桑稚忽地喊他。

“?”

桑稚抓了抓脑袋,迟疑着冒出了一句:“你们宿舍是不是就只有你没有女朋友。”

“……”桑延盯着她看了两秒,突然笑了,“小鬼,你最近怎么这么关心我的事情?”

桑稚有些心虚了:“我就问问。”

“爸妈让你问的?”

“我这不是关心你吗?”桑稚嘀咕着,“我听妈妈说,最近陈奶奶想给她小女儿相个亲。如果你没有的话,不就刚好能去一趟。”

“……”桑延顿了下,“陈奶奶的小女儿?”

“对啊。”

“那个不是四十了?”

桑稚眨了下眼:“这怎么了,你这条件也不能那么挑吧。”

“……”桑延想骂脏话。

又怕这小鬼学上了,以后用来对付他。

“不用你关心。”桑延窝火地走过去,用空瓶子敲了敲她的脑袋,“你知道我舍友为什么都没对象不?”

桑稚没吭声。

“因为他们都在排着队泡我。”桑延说,“我因为避难才回家的,懂不?”

章节列表

上一篇:论糖精女孩的自我修养_pizazz 下一篇:星辉落进风沙里_北倾